kkw与东boy的迷妹

请把爱心小蓝手给辛苦码文的原作者,谢谢

【蔺靖】《诗一行》卷十《两心誓》其一

阿不:

作者:“两”字章终于开篇了,也意味着《诗一行》这个故事终于要走到结局了。谢谢大家,愿意陪着我一路走到了结局。昨天看卷九结尾大家都很受伤,我也很想告诉大家我心里构思的真正结局。可是请原谅我没有给大家剧透,因为我一直希望我的故事是未知的,我希望大家都能跟着故事里的一字字一句句去爱去痛去欢喜去悲伤,陪着故事里的人物一起去经历去跋涉去翻山越海去走马江湖。流泪也好,欢笑也好,每一次的故事每一天的心情都是崭新的。


《诗一行》已经超过30万字了,我想我能一路坚持写到这里,里面有太多大家的功劳。是你们的“喜欢”一直支持着我。现在这个故事快要结束了,我想说,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请不要吝惜你们的喜欢,一句评论也好,一个赞一个推荐也好,请留下喜欢的痕迹。我会珍惜的。因为就像我在故事里写的,喜欢,它是分毫不费,却也是千金难买的。谢谢大家,爱你们!


 


 


 


其一 若渡青山


 


那一年,是梁英帝萧景琰即位后君临天下的第七年。


金陵突然下起大雪。


天空整日整日灰蒙蒙的,狂风呼啸,雪花从天空轰然落下,将人间覆满冰霜肃杀。


在那场大雪之中,这位为了国家殚精竭虑的帝王突然病倒了。


明明开始只是一点风寒,可病症却突然就和那漫天喷涌来势汹汹的大雪一样一发不可收拾了。


召集了太医院日夜会诊,可是皇帝的病情却在一日日加重,不见好转。


不知道为什么,人们突然想起了当这位帝王还是少年皇子的时候,在北境赢得的第一场让他声名大振的硬仗。


那个时候雪也是下得那么大,如鹅毛翻卷,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茫茫白色。


也许是命数,他们在心里默默想到。


——由雪中兴,至雪中衰。


萧景琰即位的第一年,就改革国策,恢复商业,奖励农业,振兴经济。他自己也以身作则,入则冰壶秋月,出则敝车羸马,是大梁历代最清廉节俭的一位帝王。他封列战英为戍北大将军,梁燕划龙宿山和大悲山为界,订立协议,彼此不犯。霓凰郡主和列战英分守南北,边境得到巩固。其后大梁一扫往日的颓气,政治清明,官吏廉洁,政局安定,国力复苏,四海太平,人民安居乐业。


后两年,南楚皇帝驾崩,立遗诏传位于六皇子慕容南柯。


拘于冷宫的二皇子慕容云飞于多年前已经暴毙。而如今的皇子之中,属六皇子慕容南柯在朝野势力最盛。他轻而易举地就扫平了反对势力,登上了帝位。此后,慕容南柯对内分田减税,对外募兵强军。在他在位的十六年,南楚变得非常强大,不仅将南部诸族全部收为自己的属国,军力也远超北燕。可慕容南柯从未对大梁动过一兵一卒。他在位期间,南楚一直与大梁交好,楚梁边境大修商路,广开通牒,干戈歇息,人民休养,好一派欣欣向荣的繁华景象。


而慕容南柯即位的那一年,萧庭生刚好年满十六。


萧景琰欲将他立为储君,可是萧庭生却不肯接受,并提请投身行伍,治军戍北。


本来自王妃柳氏过世之后,皇帝一直没有立后纳妃。他后宫空虚,亦无子嗣,只有一个皇长兄祁王之子萧庭生常伴左右。拥戴萧景琰的众臣怕这个义子有虎狼之心,窃国之谋,这回听说他向皇帝请求领兵戍北,不禁松了口气。可是没想到萧景琰却执意立萧庭生为储君。一时之间,宗室属臣之中议论纷纷者有之,奋而启奏者有之,但是萧景琰却置若罔闻。


十六岁的萧庭生跪在阶下,请求皇帝收回成命。


那正是萧景琰当年为了替母妃请命长跪过的地方。


不过那个夜晚下着飘扬的大雪。而这个夜晚没有雪,只有潇潇春雨,微暖还凉。


萧庭生在雨里淋着,萧景琰就站在他旁边,也陪他在雨里淋着。


“雨夜寒凉,回去吧,陛下。”萧庭生恳求道。


“你什么时候起来,我就什么时候回去。”萧景琰说。


两朝老臣高湛早已头发斑白。他在旁边擎着伞,想要给这两父子打伞,萧景琰却不让他过去。


他只得暗暗叹了口气。想他高湛这一生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全都安然渡之,没想到最后却遇到了这一对脾气都执拗得很的父子。他拿他们两个没有办法。


“义父。”萧庭生仰头看萧景琰。


“终于舍得叫我义父了,”萧景琰笑笑,“最近似乎为了避嫌,你连声义父也不肯叫了。”


“我……”萧庭生被看穿了心思,忍不住讷讷无言。


“怎么,大家都说你有窃国之思,你往心里去了?”萧景琰问他。


“庭生万不敢有此想法,”萧庭生连忙道,“当初苏先生将我救出内廷,恢复我的自由之身,您又认我为义子,将我养大成人,到后来蔺先生为我平反,救我出死牢,您又给了我姓氏和身份,让我在天地之间终于有了可以栖身的一席之地。我这辈子承受了太多人的恩德,以此生报之而尚嫌不够,又怎敢有半分窃国之思……”


“何窃之有?”可是萧景琰打断了他。


“什么?”庭生怔然。


“我问你,你本来姓萧,何来窃国一说?我再问你,你乃我皇长兄祁王之子,若当年没有梅岭之变,祁皇兄必然即位,你乃长子长孙,便是名正言顺的太子储君,何窃之有?”萧景琰神色肃然,字字千钧,“古人云,诛纣一夫,未闻弑君。将来你若以尧舜之德治理这个天下,就是承国。你若以桀纣之暴蹂躏这方生民,才是窃国。是承是窃,不在别人之口,而在你自己的心。”


“我的话你听懂了吗?”然后他问萧庭生。


“听懂了。”萧庭生愧然答道。


“听懂了就起来吧。”萧景琰说,“我们两个在雨里倒是凉快,可怜你高湛爷爷的风湿病又要犯了。”


“正是正是。”高湛赶紧过去把萧庭生搀扶起来,又他们两个打上伞。


“你想去北境,我可以让你去北境。”看到萧庭生有所醒悟,萧景琰终于神色温和了许多,“我也曾驻扎北境多年,在行伍之间锻炼,很有好处。如今北燕虽然多年不犯,但是依旧蠢蠢欲动,你去看看,跟着战英一起学学如何治军也好。要当一个好皇帝,内学治民,外学治军,都不可少。若无太平盛世,又何来繁荣市景。还有,别以为去了北境,没有我在你身边,就可以放松偷懒。你的路还长着呢,从今往后,你肩上的责任会更重,所以更要修身治学,精进自身,知道吗。”


“是。”十六岁的少年郑重承诺道,“定不负义父所托。”


“还有,”萧景琰想起来,“你琼芝嫂子也有好些日子没跟你战英哥团聚了,你这次去,顺便可以护送她和孩子一起去看看你战英哥。”


“琼芝嫂子属老虎的,哪用我护送。”萧庭生嘀咕。


高湛忍不住掩着嘴偷笑起来。成亲这么多年了,列战英看见他家娘子还跟老鼠见了猫,不是,老虎似的。至于庭生,不知道怎么的,高湛总觉得他这方面跟列战英有点像。


不久,萧庭生被立为储君,同时封朔北侯,远赴北境,和戍北大将军列战英一同负责北疆防务。


此后三年,萧庭生在北疆奋发图治,建立边城,开田拓土,保护牧民,兴发商业,同时从严治军,演习武艺,确保边关无扰,商路平安。几年下来,就连本来荒芜凋敝的北境竟然也有了欣欣向荣之色,无论大梁还是北燕边民都传颂着朔北侯的威名和仁德。


萧庭生在赴北后的第四年赶回了金陵,不为别的,而是为了他的大婚之事。


那一年,南楚的九公主慕容雪珠招亲天下。


谁都知道这位九公主仗着南楚皇帝的宠爱娇蛮异常,就连婚姻大事她也不要她皇帝哥哥赐婚,决定广招天下英雄,自择夫婿。


大家都在猜测大梁将要奉上什么天下奇珍作为聘礼,可是没想到萧庭生却单骑匹马,只带了三样东西就去了南楚。


——江心月。杨柳风。杯中雪。


这三样宝物的名字谁也没有听过,可是没想到这位南楚公主却非常喜欢。


“那么多年了,我遍寻不得的宝物,他居然还记得。”慕容雪珠笑了,“好吧好吧,总归我还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既然拉了勾勾了,就不能反悔了。”


于是南楚和大梁的联姻就这么成了。


这一年的金秋天高气爽,大梁储君萧庭生正式迎娶南楚公主慕容雪珠。


虽然萧庭生带去的聘礼只有三样,可是南楚送来的金银美玉宝物奇珍各种陪嫁却是一车接着一车,走了整整半个时辰都没有从大梁城关走完。就连南楚大帝慕容南柯也为了这桩婚事亲临金陵城,足见他对这位妹妹有多么宠爱。


金陵城迎来了梁英帝这位清廉节俭的皇帝登基以来最大的盛事。


一时间城内彩灯齐升,歌舞不绝,火树银花,一派繁华。


慕容南柯和萧景琰在清泉殿上把酒言欢,大饮三天三夜。


可是人们说,正是朔北侯的新婚大喜勾起了皇帝的伤心事。


在纵酒狂歌,繁华竞逐后的孤独寂寥中,这位鳏居多年的皇帝想起了他早逝的王妃。


春秋弹指间,只余一人生白发。


忽梦少年时,却无故人共笑谈。


……那是一种怎样的孤单悲凉啊。


在这桩喜事过去之后,纷飞的大雪和帝国的冬天就这样来到了。


先是久病缠身的静太后终于在这场大雪中故去了。


不久,满怀丧母之痛又操劳国事的皇帝也病倒了,日复一日呈油尽灯枯之势。


大家都说他活不过这个冬天了。


这位年轻的帝王,他来的时候,为这个摇摇欲坠的国家带来了万丈晨光,为这片腐朽动荡的大地带来了全新气象。而他走的时候,众臣在殿外伏跪痛哭,万民在街头燃起了长命灯。


在弥留之际,萧景琰的身边只有三人陪伴——列战英,高湛还有萧庭生。


萧景琰看着他的挚友、老臣和义子,神色平静坦然。


“义父……”


萧庭生潸然泪下,痛哭不止。


“不要哭,傻孩子。”萧景琰替他擦眼泪,“记住我的话。有些事,不在别人之口,而在你自己的心。”


见萧庭生郑重点了点头,萧景琰长长舒了口气。


然后他缓缓闭上了眼睛:“吾心安处,今吾往矣。”


在那个大雪纷飞之夜,梁英帝长辞于世。年三十二岁。


他留下了诏书,传位于其皇长兄之子——储君萧庭生。


月后,萧庭生继位,改年号“承恩”。


这便是在位四十四年,将大梁推上承恩盛世的伟大帝王梁承帝的开始。


但是在那一年,他还不是那位伟大的帝王。


他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年,刚刚亲手埋葬了他的义父,觉得失去了心里的支柱。而整个世界的重担都压在了他的肩上。


此刻他站在三千宫阙之上,就如同他之前每一位站在这里的帝王一样,听着在这宫阙之间穿行的冰凉的风。


他年轻的皇后站在他的身边,轻轻握住了他的手。她的手心很暖,连带着他的心也一起暖和了起来。


于是他仰起头来,视线穿过这重重复重重的宫阙的琉璃顶,望向远空下的连绵绿色,望向这片被交到他手里的峥嵘河山。


就像是义父曾经说过的,他想,只有好好地治理这个家国,这片山河,他才能不愧对自己这辈子所得到的恩德。


——这是他的责任,也是他的承诺。


新的帝王君临天下,江山又换了主人。


可是远在千里之外的琅琊山却始终如一,依然闲云缭绕,绿竹苍翠。


但这一年春雪初融的时候,却仿佛有了什么不同。


当十里杏花林的初杏绽开了第一缕娇嫩之色,琅琊阁上也悄悄来了一位贵客……


 

评论

热度(1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