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w与东boy的迷妹

请把爱心小蓝手给辛苦码文的原作者,谢谢

【AYLI番外】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mockmockmock:

@隔山灯火 灯灯老师的生日贺文系列3。还是灌酒梗,而这次我们来到AYLI时间线(你们懂的)。


 


*还没出柜前的日子。


 


*看完不准问我标题里的那些东西去了哪里,它们会出现的!


 




 


作为一个单身汉,明老师每年有20天的探亲假。


 


但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研究室主任和事情忙不完的研究人员,明楼一般不休满这个假。比如20天的假期,他一般只用16天,如果掐去在路上的两天,那才14天。为此,明楼一直觉得自己很克己奉公,从不滥用自己的合法权利。


 


明楼的探亲假基本都要出国,出国要报备,而事业单位从来不是个能藏住太多秘密的地方,后来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消息,说经济室的明老师在英国有个女朋友,他每年都要去看她。


 


这话最早是办公室协助处理外事的小姑娘们在传,后来传到了明楼的经济室的同事那里,终于有一天,在他又一次调休之后,也听说了这个传闻的隔壁研究室的主任,在闲聊中同他玩笑,说小明又要去英国啊。什么时候能吃上你的喜糖啊?经济室单身的比成家的多,室主任可要带个好头。


 


明楼不紧不慢地解释,我这是代表全家去看弟弟。他在英国读书。


 


——那应该小的回来看哥哥呀。我记得你家在上海,上头还有个姐姐?


 


——是。


 


——那更该小的回来了。


 


——我们家宠孩子。


 


这句话说得格外一本正经,把同事都听愣了。


 


不过他是个连说假话都不在乎别人信不信的人,何况说得都是真话。自称宠孩子的明老师刚说完这句话,口袋里手机震动了一下,等他进办公室一看,明诚隔着八个时区向他求救:大哥,我这里需要两本书,你们图书馆有,帮我借一下吧。我有个同学这几天在北京,答应给我扛书。


 


然后就是一列书单。反正绝对不止两本。


 


明楼笑了笑,回消息:可以。我亲自给你扛过去。


 


几乎是同一秒,明楼的手机屏幕上就多了个“!”,接下来才有了信息量:什么时候?哪班航班?我来接你。


 


——下周吧。具体哪天你别管。到了英国我给你打电话。


 


——你不事先说好,我万一不在怎么办?


 


明楼继续笑着打字:我就是专门来查岗的。


 


明诚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给他。明楼觉得真是反了。


 


他不肯事先把航班告诉明诚的最根本的原因是不要他来接。但没想到的是,落地之后一打开手机,明诚的消息已经到了:我在接机口了。


 


回霍尔本的出租车上明楼见明诚满脸的雀跃,就像小时候悄悄帮他收拾好了书房又忍不住等他发现时一个样子,便从善如流地发了问:“怎么知道我今天到?”


 


“猜的。”


 


“说来听听。”


 


明诚反而摇起头来:“秘密。”


 


可明楼一直看着他,明诚想想又说:“说也行,你得拿点什么来换。”


 


“这也公平。”明楼点头,“阿诚少爷想要什么?”


 


明诚飞快地亲了他一下,表示“先支一点利息就行”,然后又坐好,把自己的猜测,不,推论告诉明楼:“你周四坐班,所有北京飞伦敦的直航没有晚上起飞的,那么肯定是周五的航班,英航上次丢了你的行李,国航的头等舱你一直抱怨不舒服,所以会选维珍最早的那班。如果飞机不晚点,正好是晚饭时间,吃完再睡,合理倒时差。”


 


虽然说对明诚这个人吧,明楼就没有哪里不喜欢的,但明楼尤其喜欢听明诚说话——这大概和明诚小时候很少说话关系很大,所以只要明诚肯说,明楼都不会打断他。唔,绝大多数时间如此。


 


等他说完这一番话,明楼笑了:“哦,你在贝克街新租了公寓吗?”


 


明诚有点儿得意又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眨眨眼——前者是因为被夸的,后者则是明楼仗着有遮掩,手正有一下没有一下地抚过他的脊柱——“还住老地方。是你给我的信息太多了。”


 


“那下次什么也不说了。”


 


“好啊,我住机场等你。”


 


明诚转过脸,忽然觉得唇上一热,再一回神,明楼已然坐回去了:“反正本金和利息都是你的,再给你一点吧。”


 


周五晚上伦敦一区的交通历来糟糕。等他们在明诚的宿舍坐下来,再一看表,居然都快八点了。


 


明诚这些年来一直住学校的宿舍。优点是交通极其便利,缺点则是地方实在太小。明镜有一次和明诚视频,无意中发现了宿舍的面积,真是吓了一跳,再三表示要他去租一个大点的公寓,别住在这种“塞只猫进去都嫌挤”的鸽子笼里。


 


明诚虽然答应着,但一直没挪过窝。对此明楼倒是很理解。明诚对于金钱一直是抱着非常甚至可以说过分务实的态度——宿舍是不是小?是。够不够住?够。搬家要不要花时间?要,而且还要额外花钱。大公寓比宿舍贵吗?贵。那搬不搬了?不搬。


 


而且事实证明,明诚的单人宿舍,塞进一只猫绝对没问题。


 


因为连明楼都塞下了啊。


 


明楼坐了一会儿就拆起了箱子。房间的空地不富裕,但他的箱子不算大,所以勉强也能摊开:“有一本被借走了,剩下八本都在这里。你看看。”


 


明诚的眼睛一亮,接过来后立刻从中抽出两本:“谢谢!那个,我等一下要去图书……”


 


发现明楼略略挑起了眉,明诚停了下来。


 


他看看明楼,叹了口气,耷拉下肩膀:“我也没办法,老头儿把第一章的修改意见给我了。我周一得去见他……嗯,周一。周一见完就好了。”


 


他凑上前又亲了亲明楼的脸颊,假装镇定地说:“你先洗个澡,我给你找点喝的去。晚饭自己解决吧,不必等我。等一下你回酒店是吧?要是回来得早我去找你。”


 


明楼拉住他:“那你吃什么?”


 


“出门去机场之前做了BLT,等一下带走。”


 


明楼是过来人,知道有些事情糊弄不得。他见明诚满脸抱歉的样子,反而笑了:“好,那你来找我。”


 


话虽这样说,但在进浴室之前,明楼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要不然一起洗个澡?”


 


这句话说完的结果就是,明诚在听完的瞬间,露出了近于饿了好多天的人面对食物却无法伸出手的那种绝望。好半晌,他才艰难地摇了摇头,喉咙动了半天,轻声地拒绝了:“……不要。”


 


明楼这下也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蓦地显得有些委屈的青年的后颈:“都会过去的。大家都一样。”


 


等明楼在狭小的浴室里冲完澡再出来,明诚已经走了。留下一张纸条:“冰箱里第二格的东西都是我的,你随便拿。去酒店前记得给我把房门反锁了。”


 


明楼头发上的水滴很快地洇开墨水,他读了好几遍,又把纸条小心地放在桌子一角,这时眼角的余光扫到明诚书架上的那些喝得只剩底的一排酒瓶子上,他随手拿起一瓶,是自己喜欢的牌子和年份。


 


“小酒鬼。”明楼低声说。


 


他看了一会儿酒,才想起来还是该找见睡衣穿上,不然万一明诚的舍友来敲门,就算是能解释清楚,场面也未免尴尬。但在箱子里翻找了一通后,明老师发现,他这趟出门还是匆忙了,居然漏带了睡衣,只能临时去明诚的衣柜里找。


 


一开柜子,明楼就知道明诚的压力比他想象中和明诚表现出来的都要大得多——他已经不记得明诚上一次任由自己的衣柜乱得和垃圾山一样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一个不把自己的Tee整齐地叠好并按照颜色深浅摆放整齐的阿诚不是阿诚,那是他们家的小少爷的灵魂住了进来。明楼一边想等明诚回来他得找他谈一谈,为他减减压,一边随手抽出一件,简单的白Tee,胸前印了个企鹅。


 


哦,学校的文化衫。


 


明楼想着,胡乱套上去。


 


他没去酒店,从冰箱里找出明诚留下来的BLT三明治和橙汁打发了晚餐,先腾出手来回掉累积了一整天的邮件,然后从明诚的书架上随手抽了一本书,正好是法语书,讲北非的地缘政治的。他本意是等明诚回来,但等着等着捱不过睡意,又有时差助纣为虐,不知不觉就这么睡着了。


 


明诚是午夜过后才回到宿舍的。他在图书馆改论文时顾不上看手机,出门时一查,发现明楼没给他留房间号,只当明楼先睡了没顾上,正好自己也累得要命,就直接回了宿舍。没想到一打开门,“惊喜”正好好地在床上等着他呢。


 


他睡前没关灯,睡着了之后不自觉地就拿枕头盖住了脑袋。宽阔的背露在被子外头,教明诚一看就笑了——


 


那件文化衫可不止是印了企鹅,背面还有另两句话。


 


I don’t need sex. My university fxxks me every day.


 


这件文化衫明诚穿得略有些阔,明楼穿就正好,棉布下头隐约可见强健的身体轮廓。


 


明诚呆呆看了三秒,又像是忽然醒过来,走到床前,发现自己还是想笑,又不敢笑出声,就弯下腰来拿脸蹭了蹭明楼的脊背,到底还是没舍得把人给吵醒了。


 




 


TBC

评论

热度(1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