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w与东boy的迷妹

请把爱心小蓝手给辛苦码文的原作者,谢谢

【AYLI番外】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3

mockmockmock:

*一个话痨的口罩捂着脸丢下今天份的更新就跑。




信息社会秘密很少。很快,GPS报出了目的地。一个从未听过的地方。


明楼很有耐心地让明诚好好地开了一段路的车,没问去哪里,更不问见老板见得如何,一直到他们被动物园附近一个很难通过的红灯堵了五分钟,明楼这才把人揽过来,先好好地亲了一个,然后才说:“阿诚少爷这是想把我拐到哪里去?”


明诚看起来还是有点硬梆梆的,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较劲——明楼想,最大的可能是和他自己——他朝着明楼望过去,没摘下墨镜:“谁准你亲我的?”


明楼拿下他的墨镜:“以后不准戴这副墨镜。”


明诚一愣:“为什么?”


明楼又亲了他一下,然后笑起来:“太好看了。”


“……无聊。”三秒钟的沉默后,明诚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


但随着这句“无聊”,两个人之间那有些刻意的静默也结束了。


“所以到底要去哪里?”


似乎是早料到有此一问,明诚从不知道哪里摸出一本书。明楼接过来一看,保守估计这书恐怕比他们两个人的年纪加起来还要大些。


这还是一本旅行指南。


“你老板的?”


“嗯。”


“车也是他的?”


“对,借了我一周。”


“这书能用?”


明诚目不转睛地看路:“他说他去年用的时候还能用。”


“所以今天上午,到底发生了什么?”


明诚静了一下,不太情愿地开了口:“他看完我的一稿修订稿,然后把车钥匙和这本书给了我。要我出去玩一个礼拜。”


明诚的这位导师大人的作息颇为与众不同: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他一般是八点半睡,两点半起来,工作到六点半吃早饭,接着做两个小时的园艺,再工作到下午四点,之后就是他的个人时间。如果某天约了学生谈学问,那么他会在七点左右离开家,八点十五之前到办公室,等着学生八点半准时敲响办公室的门,然后按照个人的研究进度,分给他们十五分钟,或是一整个上午。


明诚在周一凌晨一点半把修改过的一稿发给导师,睡了个一点也不踏实的觉,八点二十五就到了老板的办公室外。两个人这一次足足聊了一个上午,但老头儿问的全是些零零碎碎的杂事,比如明诚在非洲工作的那几年的经历(其中特别详细地问他在苏丹的工作),又闲扯了一番明诚最近在看的书,平时的爱好,天南海北的无所不包,反正就是不说论文。


明诚知道老头儿绝不是平白无故地花一整个早上来听他侃大山的,也知道自己的修改稿已经被读完了——这不,正在老头儿的胳膊下压着呢,但明诚还是老老实实地见招拆招,喝了两大杯红茶,把能说的都说了,这才停下来,心想,快把反馈意见给我吧。


明诚同学改了一个月的论文第一章了,脑细胞已经死了一轮又一轮,连带后果就是判断力都产生了偏差。所谓老狐狸,就是他不想说的,一个字也别想撬出来。


“……这样吧,既然你说没去过北边,那我放你一个礼拜的假。回来我们再讨论。”



明诚被这个走向惊住了。可老板大人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他当着明诚的面,把修改过的第一章的打印稿装进一个信封里,封好后拿马克笔写上日期,然后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一本陈旧但是被小心爱护着的旅行指南,加上一张地图,一并推到目瞪口呆的明诚面前:“我出生在堪布里亚,我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


老头儿微笑起来。


僵坐在座位上好半天,明诚终于伸出手,把所有的东西接过来。他没忘记对面坐的人是他老板,及时地道了谢。


“去吧,需要我给你推荐酒店吗?现在是夏天,露营也很不错。”老板大人不忘叮嘱一句,“我建议你这一周别带任何电子通讯设备。我不会给你打电话,也不会写邮件。”


听完前因后果,明楼忍不住大笑,他一笑,本来就觉得不太开心的明诚更不高兴了:“你笑什么?”


明楼说了实话:“我觉得你老板做得很对,你应该休假。”


明诚有点儿不服气:“是你来的时间不对。”


“那你不想我吗?”


“……非常想。”明诚顿了足足五秒,终于满脸懊恼地开了口,说完觉得失了面子,不自然地皱皱鼻子,又重复一句,“但你还是来的时间不对。可以等我不那么忙的时候,或者提早告诉我。”


“反正现在你在休假,都一样。”明楼微笑着表示绝对现在这样就很好。


看着明诚难得一见的纠结表情,明楼觉得明诚确实是碰到能治他的人了,他甚至都能想象到明诚的导师当着他的面把论文修改稿装进信封里就是不交给明诚看时,阿诚会是何等心如猫抓又无可奈何的眼神——他们家阿诚呢,因为少年的际遇,实则倔犟得不得了,虽然经过多年,现在已经被他们养成了个举止间令人如沐春风的大好青年,但骨子里的那股倔劲一直都在,具体表现在一、凡事都要做到最好,二、能今天解决的事情一定不会拖到第二天,三、绝不肯给别人添麻烦。明镜对明诚的倔一直是毫无办法,只能劝解。别人家的孩子考完试,家长都是说“你什么时候能给我拿一次第一啊”,但在明家,大姐看到成绩单后经常说的则是“阿诚啊,不要把自己弄得太辛苦,偶尔一次不拿第一也没关系的,哪能次次第一呢。你大哥小时候,还经常装病逃学的呀,这样从来拿不到第一,也不要紧的嘛……”明楼平时都由着他,因为明诚性格里另一个难能可贵之处是,每当他自己意识到走偏了,他又能自己走回来,有的时候他会说出来,更多时候他不说,但不管说不说,最终都会回来。


当然,明楼不得不承认,他偶尔也是会怀念明诚还小的时候,诸事都会先和自己商量的时光的。


反正,对于明诚老板这次慷慨赶明诚去休假的行为,明楼觉得下次有机会应该请他老人家喝一杯,然后好好陪他再打一次桥牌。


他们沿着M1开,再转到M6,一路向着英格兰的西北去。经过维冈时两个人都想起来这是奥威尔写过的地方,临时起意,专门绕了路,去看作家笔下的码头。当然,促使他们绕路的另一个原因是没吃早饭的明楼已经把明诚在学校门口的便利店里随手买的盐醋薯片和其他零食都吃光了,他们得吃点东西去。


就这样,不紧不慢地,强迫休假但还是要负责开车的明诚同学,带着一路上主要负责尝试吃各种奇怪口味薯片的明楼老师,在黄昏时分赶到了湖区。


 


 


TBC

评论

热度(930)

  1. kkw与东boy的迷妹mockmockmock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