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w与东boy的迷妹

请把爱心小蓝手给辛苦码文的原作者,谢谢

【AYLI番外】那场有月亮、鹿和威士忌的探险 全

mockmockmock:

导师大人慷慨借出的其实是一系列登山指南中的一本,50年代出版,指导在湖区徒步的旅人攀登整个区域内大大小小的山峰——当然,对于明楼和明诚这两个中国人来说,湖区的这些“山峰”,勉强只能算丘陵地带吧。


他们都是第一次来湖区,尚无法判断这本登山指南的实用性,但以明诚的标准来看,这位作者先生的素描水平堪忧,所以老板大人的这本书对他们目前仅有的帮助是,在过来的路上,明楼根据山的名字,用Google Map定位了最近的镇子,再顺势找到离湖最近的露营点。


除了明诚自己的睡袋和防潮垫,一切东西都是到了湖区后临时置办的。明诚去买帐篷时问明楼有什么要求,被分配去超市采买的明楼想了想,表示最好买个双人睡袋配双人防潮垫。如果有可能,最好再买两个枕头。如果明诚不需要,至少给他买一个。


“双人睡袋不暖和。”


对于明诚的这个结论,明楼极有求知精神地反问:“你怎么知道?”


“听说的。”


“夏天不需要暖和。”明楼挥挥手,往马路对面的超市走。


他们各自买到后备箱什么也塞不下为止。


接下来的路程里明楼自告奋勇地接过司机的活儿。明诚一开始有点担心他不习惯,但没多久发现明楼的适应力比他想象中好些,就放松下来,自己开了一袋新的薯片,然后很满意地找到明楼给他买的樱桃可乐。


柔和的风拂过他的头发,让明诚终于有了一丝渡假的轻松感。


一旦放松下来,他觉得有点儿犯困,又不能睡,就找明楼说话。


这太容易了。他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他随口问明楼买了什么,明楼就一样样地数给他听,漫不经心而有条不紊,时钟刚刚划过七点,英格兰的夏天已经到了尽头,但白昼依然长得仿佛无穷无尽。云彩和夕阳在湖面上留下影子,看久了,天和地都有了瞬间的翻转。


明诚听着听着,放任自己打了个盹。


睡前他依稀听见明楼在问他,要不今晚找旅舍吧。


明诚迷迷糊糊地搭腔,不要。


过了很久,眼看露营地就近在眼前了,明楼忽然听见明诚又说了一句,有点想看星星。


他转过脸,明诚的眼睛还是闭着,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句梦话。


明楼又抬头看看天,天依然亮着,月亮已经露出了身影。


他们趁着最后的天光搭起了帐篷。活基本上都是明诚做的。在干活的同时,明诚还与明楼分享了自己当年在非洲住帐篷的经验——那可就没这么愉快了。


明楼基本上没帮上手,后来明诚索性给他开了瓶啤酒,要他在树荫下等着。望着利索地忙碌着的身影,明楼就想,那个陌生的阿诚又出现了。


他笑了笑,故意又绕开了这个念头,很有耐心地等明诚忙完,然后拉他去吃晚饭。


其实自从明诚明确表示要露营那一刻起,明楼就很配合地做好了所有的准备,比如说他还买了两把便携式躺椅,但不小心忘记了买除了酒水和零食之外的任何食物,那两个一次性烤盘也没打算用来烧烤,而是等着天黑了之后拿来就着烤火、喝酒和下棋,怎么看都比用它来烤焦两块汉堡肉然后吃下去好多了。


不过当明诚发现露营活动中少了烧烤这一项时,有那么一两秒,他还是露出了小朋友在临行前的最后一秒钟发现春游已经被偷偷取消了的那种表情。


这种表情让明楼有了罕见的罪恶感。为了表示赔罪(?),他决定带明诚去吃BBQ牛排汉堡。


于是他们又驱车去了几十迈之外的镇子,大吃了一顿,明诚还专门点了一杯他家导师大人强烈推荐的本地生啤,只分给明楼喝了一口,理由是“等一下你要开车啊”。东西不算太好吃,但也过得去,英国啤酒的口感嘛坦率说来也是新奇大于可口,但很奇妙的是,在乡间的餐厅和本地人一起吃喝,有一种回到大学的错觉:当然不是那种每晚烂醉如泥、夜夜笙歌的大学生活,而是仿佛在明楼刚到巴黎的时候,明诚在某一个傍晚敲开他的宿舍门,两个人谈笑着,在街角随便找一间小餐厅吃一顿饭,然后踩着带上三分薄醉的步伐,又谈笑着一起回到宿舍去。他们不是兄弟,而一见如故的同学,或是相知已久的朋友,随时随地可以相见,没有什么值得隐瞒。


可这种生活他们从未有过,时光和彼此的生活选择还是隔开了他们,但也是同样的东西,让他们走到一起。


这么想来,这也是一种公平和美好。


后来他们有点放肆地在角落的桌边接吻,可能因为酒精,也可能是因为明楼向明诚分享了他所看见的这个假象。


明楼就想,下一次假期,他得带阿诚到巴黎去。去那个城市里有着他青年时所有最好的回忆的每一个角落。


开车回去的路上他忍不住把这个念头和明诚说了。说完自己先笑起来,大概是惊觉居然还没这么做过后内心的一丝尴尬和甜蜜,让他只能用笑来掩饰。明诚听完也笑了,每一个字的语调都是上扬的,可想而知到底是有多期待:“好。我等你带我去你的巴黎。”


他把“你的”两个字咬得略重,甜美得像是藏了一千个吻在里头,让明楼有一刻的分心,情不自禁地去看了他一眼。


也就是这一眼,让他们差点出了事故。


惊魂未定地刹住车后,明楼指着空无一人的道路前方,问:“刚才是什么?”


“鹿?”


“好像没那么大。”


“反正不是人。”明诚想想又问,“还是你真的撞到了?”


“没有。”


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一阵,终于,还是明诚笑起来,拉过明楼的颈子蹭蹭他,故作严肃地说:“我的明老师,开车不能走神啊。”说完咬了咬他的鼻子,又飞快地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直到他们回到营地,那只在湖区狭窄的行车道上忽然窜出来的生物到底没有出现第二次。这让明楼有点遗憾,如果真的有一只野生的鹿,他是愿意停下车来等它先过去的。


回去以后,两个人还是很俗气地点起了烧烤盘,虽然上面什么也没有,然后就着应急灯的光线,用纸杯子喝酒,下国际象棋。


下了三局明诚就输了三局,特别不高兴的阿诚少爷表示一定是因为自己喝了酒,所以才输得一塌糊涂,于是他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全部倒到明楼的杯子里,表示再来一局。


可天已经晚了,炭火也差不多烧尽了,明楼提议,那就回到帐篷里再下一局。


明诚想想,还是答应了。


但不幸的是,刚进帐篷,棋盘刚收拾好,应急灯没电了。


他们没下成棋,明楼只好假装遗憾地拖着暂时还不想睡觉的明诚做了点别的事情。


早些时候的下午,明楼从超市里买回了两大袋子东西,包括饮用水,超市里最贵的一瓶威士忌,两把折叠椅,两个一次性烧烤盘,酒杯,餐巾和一些其他的日用品。


在这个晚上,所有的东西都派上了用场。没有一点儿浪费。


明诚也看见了他一直想看见的星星。


不过那已经是下半夜的事了。


他坚持要再去洗个澡,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不肯等明楼就先跑掉了,一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去营地的公共浴室。明楼跟出来,亮白的月光洒在营地的草地上,万籁俱静之中,他又看见了一只鹿。


他的鹿。


明楼追上去,心想,谁愿意放走一只鹿呢?


 


FIN




咳咳,不好意思,没污起来……将来有机会我看要不要补一下拉灯的部分(但是其实你们能脑补的嘛)


还是那句话,灯灯老师生日快乐哦!好好享受四年一个的生日呀!爱您~

评论

热度(1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