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w与东boy的迷妹

请把爱心小蓝手给辛苦码文的原作者,谢谢

【谭赵】不在梅边在柳边(上)

美人赠我糖葫芦:

 ※《冤家》番外,想要一发完果然是不可能的。总之就是两个没羞没躁的人互相吃醋的故事啦。


※送给 @CIF 姑娘,感谢你给《冤家》录了有声书。大家在喜马拉雅上面打文名可以搜到啦。还超认真地配了BGM!其实让我来的话我会直接配《五环之歌》!


    


      赵启平带了个博士,姓梁,名字里带着某种花,这事儿谭宗明知道。至于这位梁姑娘刚二十岁富余点,一路直博上来派到六院实习,长得有几分像《求婚大作战》里头的长泽雅美之类的八卦,都是杜敏后来告诉谭宗明的。谭宗明还特地去搜了长泽雅美什么样。




  哦,长这样。




  杜敏把打着石膏的伤腿搁在欧式真皮沙发上,接过老严递来的筒骨汤,对谭宗明说:“老谭,这么一趟趟跑我可受不了,你要去观察敌情就亲移御驾吧,你们家平平现在看我眼神跟看特务似的。”




  老严把调羹塞到媳妇儿手里,附和自家领导:“就是,我媳妇儿这腿本来就得静养,老谭你还让她刺探敌情,资本家榨取剩余价值也不带这么干的呀。”




  谭宗明心说:我要是能光明正大晃到六院还来这里看你们秀恩爱做什么。再说,要不是杜敏回来一惊一乍告诉我似乎有人对小医生图谋不轨,我也不至于这么上火啊。




  




  杜敏工作的时候挺严肃一人,能把谭宗明他弟治得服服帖帖,私底下八卦得不行。她上个礼拜主持一酒会,彩排的时候踩着十二厘米的高跟从舞台上摔下去,直接就送到赵启平那儿了。




  赵医生,当然现在已经是赵主任,未假学生之手,亲自仔仔细细给打上了石膏。这是什么待遇?完全就是浪费医疗资源的VIP待遇了!




  杜敏两手撑在椅子上,低头就看见赵启平干净的鬓角和利落的侧脸,心里荡了一荡。赵启平的白大褂袖口卷上去一点点,露出削薄的手腕,带动着那双修长有力的手往杜敏小腿上缠绷带。




  杜敏跟他认识也好几年了,非常实事求是地承认他帅,但交游仅限于平时吃顿饭有空搭伴出去玩玩而已,不觉得赵医生帅得多么突出。眼下这种微妙的场景,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低头给自己打石膏,杜敏认知里的赵启平就像换了一个人,简直要帅成一道光。




  据说谭宗明当年死乞白赖追小赵医生,用的也是类似一招苦肉计。




  哎,这么样的一个人啊,被老谭拿下了。不过赵医生是老谭家里那位不假,帅哥可是公共且稀缺的资源,多看几眼也是好的。




  这么想的可能不止杜敏一个。挨着赵启平那姑娘,是他带的学生吧,都快把下巴搁到赵启平肩膀上了。




  “梁薇,你注意看我的手法,绷带最后这里……”赵启平好似浑然未觉,转过头去叮嘱学生。




  两人的鼻尖差点就挨上了,赶紧双双退开。小姑娘的脸唰地红成番茄。




  被当成教学实例的杜敏自然是站在老谭这边,瞄到情况不对,心念电转立马开口:“赵医生,下周三是我和老严的结婚纪念日,我们商量了一下,两个人过没什么意思,你和老谭一块儿去我们那儿吃个饭热闹热闹,好不好?”




  她知道赵医生最近跟谭宗明冷战,故意提的这一嘴。“一块儿”这个词里可琢磨的东西多了,一方面是对赵启平的试探,另一方面是对小姑娘起敲山震虎的作用。




  小妹妹,你眼前这位是有主的,咱别多想。




  “既然是结婚纪念日当然还是两个人过舒服,严夫人,你这叫我过去不是吃饭,而是给我塞狗粮吧。”赵启平笑了笑,露出小白牙,四两拨千斤,“我就不去了,下周三我正好值夜班。老严不是喜欢我那瓶红酒吗?拿过去你们夫妻俩喝了吧。”




  一番话把杜敏给堵回来了。叫梁薇的实习生不明白什么情况,傻傻站在一边,估计还在回味刚才那个脸红心跳的场面。




  全赖谭宗明,让你以前秀恩爱秀那么狠,这回好了犯错误了吧,人小赵医生郎心如铁,我是想助攻也回天乏力啊。




  “行了。老严快来接你了吧。”赵启平细心地替杜敏找来干净拖鞋放到它跟前,“回去好好休息,多补充钙质。”




  起身到办公桌后面刷刷写病历,又补充了一句:“还有麻烦转告谭宗明,我住在家里很好,别打电话跟我爸妈说个没完。”




  杜敏叹口气,我费这老些劲儿当知心大姐图什么呀。抬眼一看,得,六院长泽雅美还在那红着脸傻笑呢。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说的就是谭宗明。




  赵启平这回跟他闹别扭,错全在他一人身上,谭宗明自己也承认。这错误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往大了说直接能闹掰,往小了说开个玩笑认个错也就结了。




  起因是谭宗明公司的业务往新领域拓展。实体经济不景气,谭宗明慢慢地就把精力转移到银行不良资产包和影视行业这两块。不良资产包这块儿属于替国家接盘,很多到晟煊这个规模的公司都不愿意涉足,不过富贵险中求,谭宗明取的就是那刀尖上的一点甜头。影视资源都算是新型的金融资产了,不仅谭宗明在做,大部分投资公司都有涉猎。




  前段时间晟煊投拍的一部电影开发布会,给谭宗明递了邀请函。赵妈妈本来和赵爸爸在国外旅游,在网上看见电影的消息,也是巧了,里边的男三号是赵妈妈年轻时的偶像,赵妈妈少女心发作委派儿子一定要拿张签名照回来。于是赵启平就跟怀揣着政治任务似的跟谭宗明一起坐到了嘉宾席上。




  这部电影主打的是偶像牌,男女主角都是很有票房号召力的小生和小花,又拉了名头很响的二三线老演员作配以平衡演技,总之就是搞了个群英荟萃。赵妈妈的偶像早就变成了发福秃顶的大叔,夹在青春逼人的主演里端着尴尬的笑容。赵启平庆幸他妈看不见昔日偶像肚子上的肥肉和脸上的油光,不然得多哀叹青春易逝啊日月如梭。




  他悄悄伸手去掐谭宗明肚子,不错不错,还是硬邦邦的腹肌。谭宗明差点绷不住笑出来,一把摁住了赵启平作怪的手。




  “诶,摄像机在拍呢。”谭宗明侧过身子挨着赵启平,“待会儿给你录下来怎么办?”




  “你害怕了?”赵启平故意要找他茬儿,又挠了谭宗明腰侧一记。这发布会实在太无聊,制片吹完导演吹,导演吹完演员吹,放的片花特效浮夸不知所云,赵启平就等着结束了到后台签个名完事儿。




  谭宗明跟他咬耳朵:“我怕什么,你愿意咱们在这儿办也行。”




  两边坐的工作人员好像听到动静朝他俩看了眼。赵启平连忙正襟危坐,把手一甩:“谭宗明你严肃点啊,公共场合呢。”




  也不知道先撩的人是谁。谭宗明嘴角的笑意压不住,赵启平耳朵泛起可疑的红色。




  此时台上接受主持人采访的已经换成了本片女二。出道十多年、真实年龄成谜的女明星坐在沙发上往外出溜自己的长腿,又细又白像两把尖刀。两个黑窟窿似的眼睛朝着赵启平这边看过来,看得赵启平怪不舒服的。




  那道目光饱含着刻意训练过的媚态,好像两只小手要往人胸膛上摸。赵启平在科室里听同事们八卦,探讨某某女星明明就是一张假得不能再假的整容脸,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富商趋之若鹜。对娱乐新闻有资深研究的庄医生对此进行过精准的分析:“你们以为人家真的就是看上那张脸了?错。人家是迷恋她明星的身份,那张红毯的吸引力才大呢。再说这位脸虽然不那么天然,人家眼神勾人啊,像把小铲子,一下就给你铆住了。这叫风情,懂不懂?”




  枉费这位媚眼抛给瞎子看了,赵启平瞧了瞧同样在女明星目光扫射范围里的谭宗明,那人淡定得不得了。赵启平想起来他曾经也跟什么十八线的小明星好过,估计没少被这种眼风熏陶。




  




  终于挨到发布会结束,谭宗明早被制片那一波人给拖走,不知道商量什么去了。赵启平自己摸到后台完成他妈给交代的任务。男演员正可怜兮兮挤在会客厅一角补妆,见有人问他要签名,高兴得连粉饼都摔地上了。特别热情地从自己包里掏出五张照片,每张都给签了名。




  还随身带照片和签名笔啊,赵启平还真佩服这位的敬业精神。果然偶像出道的明星不管到了几岁,都要靠粉丝的爱供养啊。




  男明星非得拉着赵启平回首过去加展望未来。赵启平因为职业特点一向是比较耐心的,不过他很早就告别了国产剧,所以实在没法陪跟他妈妈岁数相仿的男明星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赵启平寻了男明星喘气的空档,委婉表示我还有事儿您先忙。男明星好容易逮着一个这么年轻(呃,算相对年轻)的影迷,哪舍得放走:“现在你们年轻人看我的剧少了,其实我们那个时候拍的剧才叫有水准……”




  赵启平不好意思告诉他:“其实我是替我妈来的,她才是您影迷,我对您的作品……实际上不太了解。”




  男明星愣了会儿,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找补句什么。赵启平拔腿就从会客厅溜了出来。




  




  走廊里乌漆墨黑,偶然有几个挂着工牌的工作人员走来走去。赵启平懒得去找谭宗明,直接打了个电话。结果手机铃声是从走廊尽头传过来的。




  赵启平循着声音快走了几步拐过墙角,一下子僵在那儿了。




  那个女二号当着他的面把谭宗明挤在墙上。那对不时就要上新闻的豪乳顶在谭宗明胸前,活像揣着两只热气腾腾的小白兔。




  谭宗明一只手架在女演员胳膊底下,另一只手还握着手机。




  两不耽误啊,赵启平冷笑。




  他狠狠挂断了电话。




  




  谭宗明放下了架着女演员的手,退开一段距离,朝赵启平慢慢走过去。




  赵启平伸手拦住他:“我给你一分钟解释清楚。”




  女演员插嘴:“哎呀,都是误会啦……”




  谭宗明低声冲女演员:“你别说话。”他这话说得很冷,女演员吓得不敢再出声,赶紧扯好自己衣襟。




  赵启平眼里闪着两团小小怒火,他很气愤,却还在努力克制自己。




  谭宗明想去扶着赵启平肩膀,被躲开了。他人生中很少经历这种跳进黄河洗不清的尴尬场景,解释起来连自己都不能信服。




  “我和她以前有见过几面,刚才和片方谈完,她出来找我单独聊了聊……”谭宗明说。




  “聊到身上去了?”赵启平笑了笑。




  “她的鞋跟折了,站不稳,我只不过扶她一把。”谭宗明引赵启平去看证据,女演员确实以金鸡独立的姿势倚墙站着,左脚闪闪亮的镶钻高跟鞋鞋跟弯折成诡异的角度。




  女演员对上赵启平的眼神拼命点头。她费了点劲儿故意报废了双高跟鞋,本来是想顺势搭上久攻不下的谭宗明。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赵启平,看起来还和谭宗明关系匪浅。她在娱乐圈风口浪尖打滚过来的,什么没见过,情商比智商高出许多百分点,当机立断得先把自己摘出来。




  赵启平沉默了一瞬,一脸“你们是不是当我傻”的表情。带着点讥讽冷冷开口:“怎么能让女士就这么干站着,助理不在吗?这么大的酒店找不到一双能穿的鞋?”




  女演员硬着头皮圆场:“那个,我让助理先回去了。”这回白把人支走了,连个解围的人都没有。




  “谭宗明,你不表示表示。”赵启平说,“既然找不到合适的鞋子,你把自己的换给她穿呗。”




  谭宗明无奈地叹口气,这人现如今不怎么钻牛角尖了,偶尔拧巴一次真挺够受的。




  他柔声说:“别闹,有事咱们回去好好说。”




  赵启平摇头低笑,转身就走,对要追上来的谭宗明说:“别跟过来。”




  




  谭宗明站在原地没动。女演员大气不敢出,气氛凝滞到窒息。




  过几分钟赵启平回来了,手里拎着双白色的棉拖鞋,他问保洁员要来的。




  把棉拖放到女演员跟前,赵启平说:“别嫌丑,就这么一种。”




  女演员把脚伸进拖鞋,又想哭又想笑。




  她觉得自己都快爱上赵启平了,要不是谭宗明在这儿,她能把人就地正法。性取向算个屁啊。




  




  谭宗明出声唤他:“小赵医生。”




  赵启平猛抬头回了句:“你闭嘴。”他指着谭宗明身后那扇消防窗里的灭火器:“谭宗明,我现在特别想为民除害。”




  谭宗明苦笑:“这么狠啊。”




  赵启平眼光飘到地上不响了。




  等了好一会儿,女演员在心里把截胡掰直恋爱上床结婚生娃演了个全套,给她找棉拖鞋的人才留下句话气冲冲走了。




  “谭宗明,你好自为之吧。”





评论

热度(1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