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w与东boy的迷妹

请把爱心小蓝手给辛苦码文的原作者,谢谢

【楼诚】你好,梁同学(八)

柳伯:

车子拐进校门口时,明楼醒了,还闭着眼揉了揉太阳穴,估计是嫌硌得慌。


明诚不冷不热地问:“您这一坐车就睡觉,不怕丢东西?”


“就这么两次吧。”明教授指了指额头,“况且,混饭吃的东西都在这里,别人拿不去,至于其他的,想要倒是随便你。”


车子减速停在了宿舍楼下,明诚回手带门没带上,扭头一看,明楼竟也迈下了车。明诚当他睡懵了:“明教授,您还没到呢。”


明楼抬头往楼上看:“你住几层?”


“S503……怎么了?”


明楼哦了一声,目光这才落下来:“熄着灯呢,人都睡了?”


“都回家了。”


“我在法国留学的时候,有一年圣诞夜,整层楼就我自己,怪瘆人的……你要不愿意在这,也可以跟我们一道回苏州。”


邀请来得突然却不突兀,明诚不敢确定他是客套还是真心的。可无论哪种,他倒是都很感激。明诚道了谢,说:“不用了,在这挺好的。”


明楼似是已经预料到,依旧笑着:“没关系,我只是想多给你提供一种选择。明晚的航班,你还可以再考虑一下。”


夜风冷硬,明楼头发被吹散了,几绺垂下来,在额前微微打晃,明诚在心里叹了口气:“我知道了,您快上车吧。”


走到电梯门口,宿管大爷叫住他,说是学校要求的,在一楼腾出两间八人寝,明天开始,过年不回家的同学暂时都住过去,方便集中管理。走廊里静悄悄的,脚步带着回音,刷卡进门时电子锁有气无力地滴了一声,明诚按亮了灯,想着明天得去买几节新电池换上,要不然没准哪天就得被关到门外头。


躺进被窝里,明诚动了动右肩膀,那里早已没了负荷,却还隐隐地麻着。明诚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部鬼片,不禁连骂几声草。


这一觉明诚睡得不安稳,一直在做梦。


他梦见一个穿着背心短裤的孩子,满头大汗地跑进了一间小店,抱住那个正在买水果的女人。女人弯腰亲了亲孩子的头发,叫他别乱跑,她很快就回来。小孩从店里出来时,两只小手捧着一只凉滑的酸奶罐子,他连吸了几口,然后鼓着腮帮子抬起头来,天空晴朗,有架飞机正缓慢地没入盛夏的云里。


明诚醒来时眼眶酸胀,咬着牙刷对着水房镜子愣了会神,吐掉泡沫,明诚转头跟一旁拧拖布的宿管大爷说:“大爷我不搬了,我回家。”


大爷笑着点头:“好啊,回家好。”


吃过午饭,明诚回寝室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又去西门外的水果超市买了点香蕉和葡萄,路上经过家属区门口,也没停下脚步。


临近过年,街上人也少了。地铁转公交,公交又转公交,转乘顺利得有些不可思议。小区门口那家店还在,头几年就不卖罐子酸奶了。楼道墙上还残存着没清干净的广告边角。明诚沉默地望着那扇门,掏出了钥匙。


转不动。明诚皱眉,他知道钥匙没错。


敲了敲门。没人应。犹豫了一会儿,明诚还是拨了她的电话,刘德华的恭喜发财唱了五六句,终于变成了忙音。


他想,算了。可才下了两级台阶,又停下脚步。明诚攥紧了拳头掉头回去,将防盗门捶得咣咣作响。


似乎所有童年的记忆,都在那个夏日戛然而止了。那天养母是哭着回来的,明诚给她擦泪,被她推开。家里从此终日静默。她不再抱他,明诚便不敢撒娇,她不许他再叫妈,明诚就忍着不叫,她不想见他,明诚上了初中以后开始住校……后来他发现她在吃抗抑郁类的药物,可情况并没有好转。在无数个难眠的晚上,明诚想时间不是能疗伤吗,总有一天,她会好起来。


明诚的手感觉不到疼了,开始麻木。门终于开了。可见到那个人的一瞬间,一腔怒火却尽数梗了回去。


桂姨的头发过早的白了,完全不像她这个年纪的人。


明诚努力牵出点笑意:“在家呢桂姨,我买了葡萄,你不是爱吃……”


桂姨看着他手上拎的袋子:“阿诚,你走吧。别再来了。“


“桂姨,我……”


“阿诚,你放过我吧!”桂姨抬起头,直直地瞪着明诚,她眼里含着泪,声音也抖得厉害,“这么多年来,我看见你就会想那起个骗子,想起我的孩子,我就恨不得去死。阿诚,你走吧,我求求你了!”


静了几秒,明诚笑了,开口时嗓音沙哑:“你是受害者……可是我呢,我又做错了什么?”


桂姨眼里滑过一瞬间的迟疑,可这迟疑随即又被恨意吞没了:“现在你也上了大学,我不欠你什么,算我求你,别再来了!”


门关了。


凉风穿过通风窗呼啸着灌进来,明诚在冰冷的台阶上坐着,背上的书包沉得有些可笑。楼下响起鞭炮声,还隐约传来小孩子的嬉闹,不知哪家炒菜糊了锅底,油烟充斥在楼梯间内,呛得人睁不开眼睛。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回去还要坐很久的车。


宿管大爷见明诚抱着被子下楼,也没多问,直接领他去了寝室。屋里哪个学院的都有,大家各忙各的,个别的跟明诚点个头,算是打招呼。明诚是最后一个搬的,只剩靠门的下铺。


他铺好床,跟人借了热水泡了碗面。


几个男生正打游戏,扯着嗓子喊着“买鸡买眼”“上路下路”,住他上铺的哥们在打电话,大概是云贵一带的方言,反正明诚一句听不懂。


明诚喝光了飘着菜丁的辣汤,鼻尖便冒了汗,手脚也有了温度。


明诚想,梁仲春他俩干嘛呢,最近也没个信。


又想起明楼,飞机应该落地了吧,不知道明教授是不是坐飞机也睡觉。


他之前给明台布置了作业,这小子玩得收不住了,一准抄答案糊弄他。


还有明董事长。如果不是她,他兴许今天不会有勇气去见桂姨。


明诚笑了笑。见不见,结果都是一样,他早知道的。


寝室里嘈杂得让人思维迟钝。明诚翻了个身,合上眼睛。


还好他不是无处可去,至少有这么个硬邦邦的枕头,是属于他的。




————————————————


这个au里没有恶人,设定桂姨没有疯到虐童。


(小阿诚那么可爱,怎么可能下得去手?!)







评论

热度(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