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w与东boy的迷妹

请把爱心小蓝手给辛苦码文的原作者,谢谢

【楼诚】你好,梁同学(九)

柳伯:

春节期间代驾紧俏,明诚的雇主名单上又多了几家饭店和酒吧。过年那天也没在寝室待着,晚上七点出去,一连接了四单。前三伙都是热热闹闹的一家几口,有的抱着孩子,有的抱着狗,唯独最后一趟是一个人,还是个姑娘。


姑娘披着卷发画着浓妆,明诚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她,酒吧门口的服务生想扶她一把,又被她甩开胳膊。明诚摇摇头,年三十晚上独自在外面买醉,大概也是位有故事的女同学。


姑娘报了目的地,从手包里翻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打了好几遍似乎也没打通。过一会儿,明诚听见背后传来几声哽咽,他心说哭吧哭吧,没成想下一秒嘤嘤就化作了嚎啕。


明诚被哭得头皮发炸,想了想还是没劝,有的人难过得倾诉,有的则根本不需要旁人安慰,自己发泄发泄就好了,他觉得这姑娘属于后者。


进了小区大门,姑娘果然慢慢止住了眼泪,换上一脸高贵冷艳,张口一句“不用找了”直接甩给明诚两张红的。


明诚明白她可能是想补偿他耳膜,可这举止态度总让人不大舒服。不过也没必要跟钱过不去,明诚把票子揣下,跨上自行车扬长而去。


一进寝室,明诚被地上的空酒瓶绊了个趔趄。宿舍里的小型联欢刚刚谢幕,板凳上的笔记本还没关,正唱着“共祝愿祖国好”,周围满地鸭骨头和薯片袋子。


“你上哪疯去了?”问话的是他上铺。


“搬砖。”


“校领导来给送了饺子,酸菜肉的,还有三鲜的,我也不知道你吃没吃饭,一样给你留了几个。”


明诚伸长胳膊接过从头顶上递下来的碗:“谢了啊。”


其实他刚刚等客人的时候填了个汉堡,还不太饿,此刻捧着一碗胖鼓鼓的饺子,配合着《难忘今宵》,恍然有了点过年的感觉。捏着边往嘴里填了一只,饺子皮已经凉了,馅儿还温的。


怕开车分心,明诚出门前就把手机调了静音。梁仲春跟郭骑云一晚上聊出200多条语音,他懒得一条条点开,发了个问号,梁仲春立马回他个60秒,中心思想就是:郭骑云同学,恋爱了。


姑娘是在火车上认识的,他帮人家放行李,作为感谢,人家给他一包绿豆糕,又分他几粒软糖,葡萄味的,一下子甜到郭同学心里去了。后来俩人一聊才知道原来姑娘也是他们学校的,学会计的。要不说郭骑云笨呢,下了车才想起来没要微信号,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


梁仲春说:他问我怎么办,我就教他开学以后怎么给姑娘下套呗,这小子这不行那不行,事儿太他妈多。


明诚回他:不能等开学,我住这屋有俩管院的,今天太晚了,明天我打听打听。


梁仲春说:对对对,趁热打铁先勾搭上再说。


又继续教育郭骑云:我说小郭同志啊,谈恋爱这事儿,你不要跟阿诚学,人家长得帅,不用自己出手,你先天不足,就得听哥的。


明诚说完“梁仲春夸我一句可不容易”,紧接着发了个手气红包,结果他自己抢回来一百五,梁仲春就抢着一毛五。


梁仲春说:老子再也不夸你了。


眼看一点了,今天没人打游戏,对铺的关了灯,只剩手机屏幕的光亮映在明诚脸上。他给明楼发了个“新年快乐”,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明董事长睡了吗?我想给她拜个年。


半分钟没到,手机大震,明诚一个鲤鱼打挺,脑袋差点撞到上铺的床板。


“在寝室呢?”


走廊信号不好,明楼的声音听得不太真切,明诚走到大厅的休息椅坐下来:“搬到大寝室了,说是方便管理。”


“也方便慰问吧。”


听了这话,明诚不由得牵了牵嘴角,其实他也是这么想的。


明楼接着说道:“大姐睡了,明早她起来,我会转达给她。”


明诚嗯了一声之后,发现也没什么别的可聊了,打了个哈欠说:“那您早点……”


“我会早点回去。”


靠。明诚本来想说您早点休息,可是明楼这么接,他一时间竟也没法反驳。明诚正哭笑不得,外面突然迸出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他把耳朵贴紧手机,才勉强听清楚那头的问话:“你初五没什么安排吧?”


“没有……怎么了?”


“没有就好。”


明楼声音里似乎带着笑,不过明诚很快便确定了,他的确是在笑。


过了初一大家便陆陆续续搬回各自寝室,宿管大爷也没拦着,明诚白天窝床上补眠看电影,晚上代驾赚钱,过得挺规律。


初五晚上,有家一直合作的烤鸭店打来电话,明诚跟人家道歉,这边有事去不了。服务员也着急,问他推一推不行吗,今晚代驾太难找了。


明诚说:“真不行,有个挺麻烦的老教授非让我去接机,要是不去,怕是拿不到毕业证。”


小服务员语气愤愤然:“这什么老师啊,这么支使学生太过分了,没事啊明师傅你忙你的吧,下次有活儿还先给你留着。”


挂了电话,明诚搭地铁去了明家,从保姆那拿了钥匙。驾龄不满一年,按道理不能上高速,明诚一路上提心吊胆,心里骂了明楼好几回。


接机的人不少,明诚近旁有几个抱着花的,一水的红玫瑰,明诚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


他皱了皱眉头,怎么偏偏是今天?


正想着,开始有旅客推着行李往外走,不一会儿,明教授也出来了。他脖子上挂着条灰格子围巾,人高腿又长,走在人群里跟电影明星似的。


明楼也看见了明诚,还抿嘴一笑,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


明诚有点不满意,还以为他得带多少东西呢非得让他来当苦力,搞了半天就一电脑包。


“送您去哪?”明诚两手插着羽绒服口袋,完全没有要帮忙拎包的意思。


明楼看着他没答话,只堪堪伸出手来:“给我吧。”


明诚后背一麻,真他妈跟我要花呢?耳朵腾地一下红了:“我……没带钱。”


这回轮到明楼皱眉头了:“谁跟你要钱了?”


明诚舔舔嘴唇,他不是那个意思,可事到如今只能将错就错硬着头皮问:“那你要什么?”


“车钥匙。”明楼有点无奈,“你开车太慢。”


明诚汗都下来了。



评论

热度(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