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w与东boy的迷妹

请把爱心小蓝手给辛苦码文的原作者,谢谢

【楼诚】你好,梁同学(十四)

柳伯:

活着就会有烦恼,对于明诚来说,纾解烦恼最好的方法是睡上一觉,管不管用另说,至少经济实惠。


这次他足足睡了一天一夜,期间郭骑云好几次过去探他鼻息,他根本没察觉,而空着肚子躺太久的后果是明诚傍晚起床时,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梁仲春和郭骑云下课回来先上前围观,梁仲春洋洋得意:“看看,我就说吧,到了饭点准醒。”郭骑云说了句人话:“你去食堂吗,还是给你带回来?”


明诚揉着睡僵了的脖子:“我涨工资了,咱去外面吃吧。”


一听涨工资,郭骑云比明诚还高兴:“咱去吃春饼吧。”梁仲春白他一眼,他请客的时候这小子可从来不喊吃春饼。


没等梁仲春抗议呢,明诚先替他删掉了这个选项,他想吃肉。梁仲春立刻举双手赞成。


出了宿舍楼没走几步,迎面碰见了上自习回来的小朱,明诚让他俩稍等一会儿,他跟小朱说几句话。


梁仲春把郭骑云拽到一旁的报刊亭,随手捡本杂志一阵乱翻,时不时贼眉鼠眼还朝明诚那边瞟,老板看着他说:“同学,半月谈五块钱。”


梁仲春说:“我就看看,不买。”


郭骑云默默地往旁边挪了一步,与他拉开距离。


学校里的海棠全开了,路两侧腾着一团团浅红与粉白的花云,梦里出现过的那个人正身披晚霞朝自己走来,这个画面让小朱莫名地有点想哭。


俩人平静地聊着最近,小朱参加了学校的辩论队,二辩,明诚问:“那谁是大辩?”


 “反正不是我。”小朱笑起来,继而轻声问道,“阿诚,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明诚点了点头。


“她是大一的吗?”


“比咱们大。”


 “你们……已经在一起了?”


 “还没。”


话说到这,明诚开始觉得自己原来的担心有些多余了,小朱看上去接受良好,甚至笑话起明诚来:“认准了就追嘛,别吊儿郎当的,等她喜欢上别人,就来不及了。”


明诚笑道:“知道了。”


小朱也笑,又聊了几句便跟明诚道了别,低头离开时,刚好跟梁仲春他们俩擦肩而过,梁仲春朝明诚打着唇语:哭啦。


梁仲春搓了搓手:“要不,我去安慰安慰?”


明诚抬腿要踹人,梁仲春往边上一蹦躲开了:“逗你呢。你这破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


明诚说:“改不了了。”


他们去了附近的一家火锅店,不远,可他们先在学校里耽搁了一会儿,到了之后又排了半天的号,等真坐下来点菜时,仨人眼睛都冒绿光了,明诚招呼服务生先来六盘肉,别的一会儿再说。


梁仲春从厕所回来,见他俩都吃上了,急道:“熟了么你俩就吃?”明诚埋头苦吃不理他,郭骑云说:“熟了熟了,这玩意过水就熟。”说完还给梁仲春夹一筷子。


梁仲春低头一看:“还他妈有血丝呢!”


胃里渐渐饱和的明诚,脸色红润了,脑子也能转了,这才算真正醒过来。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就是喜欢上了一个原本他不太待见的人,这个人刚好还是他的老师,又刚好是个男的。


就这么点儿事。


现在他唯一不确定的,就是不知道明楼到底对他有没有想法。明诚觉得自己现在状态调整得还可以,他按耐得住,不至于把自己那点心思立马剖给人家。走一步看一步吧。


三个人都辣出一身的汗,明诚喊服务生上了提冰镇啤酒,他们一人俩。刚喝了一瓶,明诚的手机便响了,是明楼。明教授似乎也没什么急事,先问明诚在哪,又问跟谁。


明诚看看对面互相赛着吃的那俩,勾了勾嘴角说:“不告诉你。”


“……你喝酒了?”


明诚也不好好回答:“您吃了吗?没吃过来吃点?”


挂了电话,郭骑云问:“谁要来啊?”


梁仲春点了根烟,嘿嘿笑道:“是姑娘吧?行啊你小子,前赴后继啊。”


明诚没憋住大笑出来,直乐得通体舒畅:“来了你就知道了。”


梁仲春和郭骑云正对着门坐,看到明楼出现时皆是一怔。梁仲春连忙扔了烟头,起身拉开明诚旁边的空椅子。明诚也没料到他会来得这么快,下意识地便回过头去,他嘴里的鱼豆腐还没来得及嚼,腮帮子半鼓着,脸也被火锅热气烤得红扑扑的,因为睡得足,俩大眼睛倒是锃光瓦亮。


看上去完全不像喝醉,顶多是吃撑了。


明楼扫了眼桌上的盘子和酒瓶,朝他们微笑颔首,挨着明诚坐下来。


明诚咽了鱼豆腐:“喝点什么?”


明楼望着他:“我开车来的。”


明诚回头喊服务员:“再来一扎酸梅汤!”


开始的十多分钟,梁仲春多少有点拘束,毕竟明楼的课他只上过两三回,剩下的全是明诚替的。他观察了一会儿,见明楼比课上和蔼可亲得多,这才慢慢放开了手脚,一个劲儿地帮明楼添饮料:“明教授,您对我们哥俩是太够意思了,我一直想感谢您来着。阿诚你也别跟我争,今天必须我请!”


 “行啊,那我下次再请。”明诚丝毫没有抢单的意思,摸着肚子起身上厕所去了。


仨人里面,郭骑云酒量最差,加上明教授来了他有点兴奋,说话也不太经大脑。明楼问他们今天怎么想起来聚餐,郭骑云特实诚:“我们是来庆祝阿诚他终于……”


“加薪”俩字还没出口,就被梁仲春咳嗽着把话岔过去了,梁仲春心里叫苦:也不知道学校这电脑怎么分的寝室,统共来俩室友,一个人精,一个傻子。


 “明教授,是这么回事,有个女生一直喜欢我们阿诚,喜欢得要死要活的,可是阿诚没看上人家。今天俩人话说开了,事儿也终于解决了,大家开心嘛,出来庆祝一下。”


梁仲春诌完,不忘问问郭骑云的意见:“是吧?”


“啊?”郭骑云打了个酒嗝,“是……吧。”


明教授不疑有他:“那是得庆祝一下。”


明诚一回来,见明楼和梁仲春竟然聊得热络,梁仲春还朝他得意地眨么眨么小眼睛,心头一凛。他有点后悔把明楼招来,梁仲春这嘴,太不着调。


一顿饭明楼也没吃什么,好像专门为了聊天来的。看着这三个人谈笑风生,明诚心里似被什么塞满了,恍惚间,他想这大概就叫做幸福感?天南海北的友情,阴错阳差的爱情,在他眼前悄然又炙热地碰撞着,像一锅滚滚红油,麻辣鲜香,酣畅痛快。


回去时,明楼开车送他们。车里本来只有真皮座椅的味,他们上来后,立刻变成了移动的火锅,梁仲春话匣子一开便收不住:“明教授您太客气了,怎么能让您买单呢,真是……”


 “应该的。”明楼淡淡笑道,“你们都不赚钱。”


他们在宿舍门前目送着车子离开,梁仲春感慨万分,明教授有才华有度量没架子还不抠门。


感慨完又教育起另一位姓明的:“你再看看你,我一说我请客,你立马就顺杆爬,我要是个女的,才看不上你。”


明诚嘴角微挑,一胳膊搭在梁仲春肩膀上,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那假如,你是个男的……”


梁仲春嘶了一声:“什么叫假如是个男的?”


“对不起,我口误。”明诚纠正道,“我是说作为,你作为一个男的。”


“作为男的怎么了?”


“你会看上我吗?”


梁仲春一个激灵。 


明诚捏捏他的肩:“不着急,慢慢想,想清楚,再告诉我。”


明诚大摇大摆进了宿舍楼,梁仲春半天才缓过劲来,回头骂郭骑云:“你笑个屁啊。”


郭骑云终于笑够了:“那要不,我今晚出去住?”



评论

热度(1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