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w与东boy的迷妹

请把爱心小蓝手给辛苦码文的原作者,谢谢

【楼诚】你好,梁同学(十七)

柳伯:

明台常去明诚宿舍,跟梁仲春和郭骑云也混个半熟。梁仲春自不必说,每次拉着明台小少爷长小少爷短,顺带还要夸一夸明教授。念在他年纪大点,明台也不好意思直接呛他,每次听他胡扯完便呵呵了事。明台对郭骑云就热情得多,尤其以撩得人家脸红脖子粗为乐趣。


吃完午饭,郭骑云在寝室做PPT,刚弄了两页,就听有人喊着“阿诚哥阿诚哥”咚咚敲门,郭骑云开了门说:“阿诚睡午觉呢。”说完夹着笔记本窜隔壁寝去了。


天一热起来,人就容易犯困。明诚一连几天没抓着明楼的影儿,前两天碰见一个明楼的研究生,说他最近也总扑空,一打电话明教授就说在外面,也不知道他忙什么呢。


明诚长这么大没追过人,心里一烦躁就更想睡觉,才刚躺下没到五分钟便被明台一把掀了帘子:“走啊阿诚哥,吃饭去。”


 “我吃过了。饭卡在桌上,自己拿。”


 “自己吃没意思啊。走吧,有重要事跟你说呢。”


僵持了一会儿,明诚到底翻身下了床。他要是不去,小少爷得闹腾他一中午。见明台一副生死攸关的模样,明诚心说你最好是来跟我说你大哥又去相亲了。


明台的大事跟明楼有点关系,但关系不大。他上午刚报了志愿,按照上次的模考排名,一志愿报的Z大,专业全按兴趣填的,后面勾了服从分配。只可惜表格上不让备注,不然他一准加上四个字 “国关免谈”。


听了明台这话,明诚多少平衡一些,在明家小少爷这,他似乎比某些人还管用些?其实有时候他也挺佩服明台的,跟明楼十几年如一日的斗智斗勇仍然不屈不服不依不饶,单就这点,明诚就做不到。


昨晚他咖啡喝多了,半夜睡不着便试着归纳总结明教授的优缺点,最后发现,除了太招女孩子喜欢这一点之外,并不能挑出什么实质性的问题。


认栽的感觉,一点也不爽。


明台要吃铁板牛肉盖饭,明诚替他刷了卡:“你不一点半上课吗,就不能点份现成的?”明台的理由也充分:“我还长身体呢。”


 “那你就在这慢慢长吧。”明诚打了个哈欠,走去卖饮料的柜台。


水吧前面排着队,刚轮到明诚,就听身后“当啷”一声,乱糟糟食堂分贝骤降。明诚没听见似的,跟只顾探着脑袋看热闹的老板恹恹地重复了一遍:“两杯芒果汁,谢谢。”


背后隐约传来明台的声音:“不好意思啦同学,不是故意的。”


紧接着便有人吼他:“你他妈长眼睛了吗?”


明诚转过头去,隔着两溜桌子,只见明台正斗鸡似的跟人对峙。等明诚看清了对方的样子,不禁发笑:又是他。上次是被明诚的麻婆豆腐盖了脚面,这回,换成了铁板牛肉。


今天明诚不想打架,可也不能让明台受委屈,明诚过去隔开他们:“行了哥们,他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他都跟你道歉了。”


胖子大概也认出他来了,心里有些忌惮可又咽不下这口气:“这事跟你没关系。我不打他,我也糊他一下,算扯平了。”


明台哼了一声:“你他妈糊我试试。”


见那胖子脸都青了,明诚把明台挡到身后,笑笑说道:“他一孩子,你跟他较什么劲。你不就是想撒气吗,要不你糊我一下?”


话音未落有东西朝他们砸了过来,明诚护着明台往边上一闪,那一碗麻辣烫全扣在了地上。


“你他妈耍我!”


一看胖子恼羞成怒要冲过来,明台撸胳膊挽袖子,刚迈出一步就被人拽了回来。


明诚说:“离远点。听话。”


明台看看明诚塞进自己手里的腕表,再一抬头那俩人已经厮打到一起了。


一拳下去,明诚想,人是我领出来的,我就得完完整整地带回去。再一拳下去,他想,小家伙要是受了伤,明教授还不得扒了我的皮啊。


一般擅长气人的都不大会揍人,明台本以为明诚也不外乎外强中干,此刻见他身手敏捷,拳脚熟练,嘴角似乎还勾着抹冷笑……有点傻眼。


郭骑云和梁仲春赶到食堂时,明诚还骑在人肚子上,明台坐在旁边悠闲地喝饮料,俩手脖子各戴一只表。


梁仲春心落了地,一拍明台肩膀:“你刚不说阿诚挨揍了吗?故意吓唬人呢?”


明台给郭骑云打的电话,见梁仲春也来了还挺意外,对他说话的口气也不那么冷淡了:“没骗你啊,是那傻叉先动手的。”


Z大在高校圈内向来以宽松和谐著称,这种场面实属罕见,梁仲春看得直皱鼻子,想当初他多少次差点就把明诚惹毛了,不由得心生侥幸啧啧两声:作死啊。


围观群众越来越多,郭骑云和几个男生上去把他俩生生分开。明诚本来不大满意,打架这事,要么不打,要打就得打个筋疲力尽,有人告饶为止。可他见郭骑云一边吆喝着“别打啦别打啦”,趁乱还使劲踩了胖子两脚,又想笑,便也没力气再往上冲了。


胖子这回没流鼻血,但也好不到哪去,发了疯似的嚷着:“老子找你们学院!”


梁仲春一扬脖子,拨开人群挤了过去:“哎,这不陈亮吗?”


胖子瞪他:“你谁啊?”


“我大四的,有一回在你们导员办公室,咱俩见过。”梁仲春指了指一边抱胸看戏的明诚,“这是我哥们,我替他给你道个歉,你也给我个面子,大家都消消气,再闹到院里去就不好了。”


再打下去也只能被揍得更惨,胖子见梁仲春老成,真当是师兄给台阶,只得龇牙咧嘴哼哼几声,自认倒霉了。


从地下食堂出来,便闻不到麻辣烫和铁板牛肉混合物的味儿了,四个人都有如重见天日一般。明台最兴奋,说:“你们等我啊,等我考过来咱四个称霸Z大。”


明诚低头戴表:“你要是想当混混,不用考大学。”


那三人以为他打架的气还没消,也都不敢再笑了,郭骑云推推梁仲春:“你真认识那人?”


 “我哪认识他。这不明台刚才打电话时候说的吗,陈亮,国关大二的。”


目光都投到明台脸上,明台从兜里摸出张卡片,朝明诚讪笑:“你俩打架的时候,我把丫一卡通捡回来了。”


明诚又皱了眉头,梁仲春笑得眼睛都没了:“咱们明台就是机灵,不愧是明教授的弟弟,真是……”


明台对他印象刚好那么一点,一听这话直接翻了个白眼:“没完没了啊你,你天天夸我大哥,是不是想给我当大嫂啊?”


梁仲春怔住了,他在心底对自己的取向产生了一瞬间的怀疑,继而连连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没有最好。”明台说着,一掌拍在梁仲春左肩上,他刚刚没机会出手,攒着点力气都用这儿了。


梁仲春还想说什么,刚一张口右肩膀又被人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耳边幽幽一股热气:“谅你也不敢。”


明诚朝梁仲春邪笑一下,跟着明台朝西门走了。


怕那胖子杀回去堵明台,明诚打算送他到学校门口,回来顺便去明楼家洗个澡。天闷得难受,刚又出了一身的汗,胳膊肘磕在地上那下有点疼,最好再找点药。


梁仲春先是被明台恐吓,又被明诚那口气吹出一身鸡皮疙瘩,嘴里喃喃道:“……这姓明的都是一窝什么人啊?”


郭骑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回参与打架斗殴,沉浸其中不可自拔,他压根没听梁仲春说什么,乐呵呵地答非所问:“明台刚才说要考咱们学校吧?他来了肯定挺有意思的。”


梁仲春是真想踹他,又怕打不过他,只得仰天长叹:“你他妈也改姓明吧。”



评论

热度(1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