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w与东boy的迷妹

请把爱心小蓝手给辛苦码文的原作者,谢谢

【楼诚】你好,梁同学(十九)

柳伯:

出了办公室的门,明诚才回了神,他下意识地挣脱了一下,没挣开,反而被握得更紧。


明楼的手温暖有力,像把坚韧的锁,“喀嚓”一声,他就被锁死了。


大中午的,走廊上也没人,两人的脚步声在耳畔回荡。明楼面无表情只大步向前,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明诚心一横快步跟上:明楼你行,你有种。


正想着,明诚只觉手上一轻,明楼竟又松了手:他先去按了下电梯,又不紧不慢地抬腕看表,之后,泰然自若地插回口袋。


明诚的心率波波折折,最终虚浮落地。他莫名有些恼火,在这人面前,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傻冒烟了。明诚把脸别到一旁,他想照着电梯门狠踹一脚,特别想。


见明诚站在电梯外憋着张小脸,没有抬腿的意思,明楼眯了眯眼睛:“你不走?还是……得让人拉着才能走?”


明诚嘴唇动了动,到底也没骂出声来。


电梯缓缓下行,明教授默默叹了口气,这人刚才在王天风那都规矩乖巧得很,怎么一到他跟前,反而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了。


明楼问他后脑勺:“知道你错哪了吗?”


“我知道,打架不对,以后不打了。”


“没了?”


明诚回过头来,见明楼眉心锁着,以为是嫌他反省的不够深刻,索性俩手往前一伸:“再打剁手,你看行吗?”


 “你不需要发毒誓,我也不奢求,你能守纪律。”明楼眼里看不出责怪,反倒是苦恼多一些,“我只请求你,以后再遇到麻烦,能不能……第一时间告诉我?”


明诚心头一热,轻轻唔了一声。其实他相信明楼会站在自己这边,也明白如果早点去找他,也许在王天风得到消息之前,这事儿就被压下来了。可他偏偏就是不愿意让明楼知道自己又打架了。他一直记得明楼看到他肩伤时的眼神,不想看见第二次。


车停在门外不远,明楼摁了车钥匙:“饿了吧。”


明诚肚子叫唤了一声,十二点多了,是该饿了。


俩人开车去了附近一家喝梨汤的馆子,明楼选的地儿,说要败败火气。这家店通常得订位,今天亏得他们去的晚,几桌吃完了正要买单。


趁着明楼点菜,明诚准备去趟洗手间,屁股刚抬起来,就听背后有人喊了声 “师哥” ,叫得比梨汤还甜。


明诚又坐下了来,一回头果然见一个穿白连衣裙的姑娘朝他们走来,翩然而过之处,男女食客都不由得多瞄她一眼。


“师哥,想不到在这遇到你。”她身上的香水味不重,新鲜玫瑰的味道。


明楼微笑,把菜单还给服务生:“阿诚,这是汪曼春,研二了,你得叫学姐。”


明诚站起身来:“学姐好,我叫明诚。”


“客气什么,快坐吧。”汪曼春打量他一眼,又转向明楼,“师哥,我听说大姐病了?”


“已经好多了。”


汪曼春似乎还要说什么,明楼却朝汪曼春背后望去,笑道:“男朋友?”


不远处的角落坐着个年轻男人,正在买单,汪曼春脸上一红,娇嗔道:“师哥,你就会取笑我。好了你们慢慢吃吧,我先走了。”


汪学姐走后,明诚悄悄观察着明教授的神情,很自然,看不出一丝醋意,明诚感慨,要是能让他看出来端倪,恐怕明教授也就不是明教授了。


明诚给明楼倒了杯梨汤:“明董事长病了?”


明楼说:“不严重,工作强度太大,疲劳过度。住院也是为了让她彻底远离琐事,静养几天。这事儿没告诉明台,大姐怕影响他学习,骗他说出差了。”


怪不得明教授最近都不在学校,明诚望着喝汤的明教授,心里发涩,明楼这几天肯定也没休息好吧,眼窝越发深了。自己还跟着添乱。


 “我能去看看她吗?”


明楼看他一眼,继而笑道:“你下午还有课吧,明天中午,我来接你。”


酥皮虾和拆骨肉进了肚,明诚的心情舒畅起来。再想到下午还得回学校,又有点忐忑。他不信王天风会被明楼给唬住,也不相信他会因为明楼说他是他弟弟就放过他。被明楼拉出来时,他回头看了一眼,王天风那俩眼睛都要喷刀子了。


明诚咬着筷子头问:“王天风那……怎么办?”


“既然落在他手里,这个处分肯定是要背的。不过你放心,他不会因为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就放你一马,当然,他也不会因此对你加重处罚。”


明诚愣了下:“那你跟他吵什么?没必要啊。”


明楼低头默了一秒,方才望着他缓缓说道:“我也是人,我也会冲动。”


像胸口的命门被人重击了一掌,明诚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内力正迅速流失,刚才憋回去的尿意重又袭来,只好匆匆起身奔了洗手间。


送明诚回到学校,明楼又去了医院。明诚推开教室后门时,上课铃已经响过,屋里窗帘拉着,没人注意他,幕布上正在放一部英文原声电影。


明诚在最后一排坐下,郭骑云回过头来神情肃穆:“你去哪了?”


“吃饭。”


“然后呢?明教授没跟你说什么吗?”
“说什么?”


梁仲春隔了条过道冷言冷语:“你吃得高兴,我俩可是替你担心了一中午。”


 “往里面窜窜。”见明诚还不开窍,梁仲春干脆起身坐到明诚旁边,“你啊你,平时人精似的,关键时刻就犯迷糊呢,你好好想想,明教授平时对你怎么样。”


 明诚收了笑容:“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人家又请你当家教,又给你加名额,没事带你吃吃喝喝,有事二话不说冲上去保你。你自己说,这非亲非故的,他图什么?”


明诚不说话了,低头慢慢拧着矿泉水瓶子。


梁仲春早已经情难自抑了:“所以啊,我俩严重怀疑,你,明诚同学,你很有可能就是他们明家的骨肉,是明教授失散多年的亲弟弟!”


 明诚差点呛到,拎起瓶子在梁仲春脑袋上来了一下。


“你他妈还珠格格看多了吧。”



评论

热度(1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