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w与东boy的迷妹

请把爱心小蓝手给辛苦码文的原作者,谢谢

[一年生][RPS/SK]岁月神偷

俞观世🍉:

也应该是,甜,一发完


与「致时光与少年」联动,现实向,时间操作。文内人物经历均为混乱现实多虚构,与「真人」无关⚠


推荐bgm,岁月神偷-金玟岐


同时建议,可以先看致少年再接这一篇




文/俞止




岁月神偷





1.




“午饭吃什么……三明治?P'Sing你给我好好吃饭行吗!”


“喔中午一起回家?你又有假期了?”


“冰岛去年不是去过了嘛。”


“哦咿,说是写生找灵感,其实每次都是公款带家属到处旅游。”


“……是是是我是家属。”


“嗷!P'Sing做晚饭!那我就回去看剧了,昨晚我刚看了P'Off的——”


面包机停止工作的声响刚好打断他即将变得滔滔不绝的话。现烤面包片的焦香像被打翻了香水瓶一样溢出来,取出来放进白陶瓷盘时的细微声音彰显了它恰到火候的酥脆。食物使人感到幸福是世界定论,Krist吸吸鼻子将香气填充进鼻腔,在仿佛把温暖这种形容词都具象化的日光中舔了舔嘴唇。


“那、先不聊了,P'Sing快一点,我在快餐店前面等你。”


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Krist将手机离开发烫泛红的耳廓,然后点亮屏幕按下挂断键。主页面上的两人合照是他们很多年前收藏的,到现在时间久到连水印都被画质变得模糊。


店主在按他的点单将食材一层层叠起来,他就撑着柜台抻长脖子眼巴巴地瞅着。面包焦香松软,煎蛋火候刚好,培根用黄油简单的煎制过、厚实地塞在中间,生菜刚好选取了最鲜嫩的部分,沙拉酱的量适中均匀。


金发碧眼的外国店主小姐姐用不够熟悉的泰语说他好看得像个电影明星,他笑着露出颊边甜软的浅涡,日常当做家居服的短袖短裤人字拖使他看起来直击心脏般干净明亮。Krist说谢谢,双手合十行礼然后想,他男朋友更好看,不过即便如此,多塞了两片培根的那个三明治他也绝对不会让给他的P'Sing。


Krist拎着袋子走出来,在树荫下百无聊赖地转圈。过了一会儿他又像年轻时那样坐到长椅靠背上,脚尖抵着座面,从浅色裤管里伸出来的、两条细白好看的小腿不时地随着他随口哼的旋律晃悠着。日光只有半截凝固在他的皮肤上,白亮亮地晃得人眼睛生疼。


他等了有一会儿,Singto还没有来。也许是被编辑要求再修修图吧,Krist想。泰国四月闷热的气温蒸得他昏昏欲睡,他揉眼睛时指尖刚好触到眼尾那几道细纹,Krist眨眨眼,那细纹就变得更深,深得像刻进了皮肤里。


很多年了,时间总会在人的身上留下它消逝的痕迹,Krist想。不过这也没什么。


反正P'Sing还在他身边。




2.



他和Singto认识得太久了,久到那占用了他人生至此将近半数的时间。


他也喜欢Singto太久了,久到——久到怎样呢?大概像是他们曾在戏里扮演着角色相爱的那段时间,也或许比那还要久很多。


这种事情Krist一向记不清楚。倒不是说他的记忆力不足以他记住十四年的种种,而是他觉得跟Singto在一起时,计算时间这种事情就变得毫无意义。


可是Krist记得第一次见到Singto是在农大校园里,作为他的学长教头,在私下里穿着校服衬衫时谦逊疏离却温柔又好看。也记得在一年生片场,Krist从工作人员中挤过去时喊他“P'Sing”,Singto就笑,卷起手中的剧本极宠溺地敲他头,叫他“P'Arthit”。


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不该有什么理由,可以是因为天气晴朗、芒果糯米饭特别好吃或者是刷了几天几夜的游戏终于通关。他们在拍摄间隙又去了拉玛八世皇桥,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好,只好靠着栏杆刷推特刷脸书,看粉丝间有趣的话题。屏幕不大,两个人越靠越近,戳中了莫名的笑点再勾起手笑成一团。


Krist说:“嗷,P'Sing,你看粉丝们说你的眼睛里有星星。”


Singto看着他笑,夜间路灯颜色昏黄。他喜欢的人目光中的银河满满地盛着他,所以他鬼使神差地又说:“P'Sing的眼睛中真的有世界上最好看的光啊。”


所以那个时候Singto是怎样回答的来着?喔,他说:“那是因为我的眼中只有你。”


Krist有时候会觉得Singto的情话使他总是晕晕乎乎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才好,可是大概只有那天他无比清醒。所以他们再一次吻在一起,在镜头之外与人群的背后,灯光暗处世界边缘,浅尝辄止的几秒钟。分开时两个人只顾相对着傻笑,摸鼻子摸发梢,耳尖绯红。仿佛越过表白的步骤直接成为恋爱中的傻子,被一个过于清纯的吻吞掉了他们作为成年人所有的成熟与矜持。


直到Singto对他说:“我喜欢你。”


他东瞟西瞄四处乱看,别别扭扭到最后才回答说:“我早就知道了!”


Singto凑得更近,问:“那Kit呢?”


“哦咿,我以为P'Sing也早就知道的!”


他伸出手指去戳Singto的心口,死傲娇的嘴脸装到最后却憋不住笑起来,然后他用从未有过的坦荡目光亮晶晶地看着对方,贴着唇畔对他说喜欢。


哪有什么理由。




3.



然后。


然后就大概像Krist第一次尝试点的没有加糖与奶精的黑咖啡。只是第一口而已,那种苦涩的味道就冲进他的鼻腔滞留不散,以至于他被苦得留下生理泪水,从此对这类咖啡因饮料望而却步。


一年生第一季的大获成功使他和Singto成为了那一整年的话题人物,他们开始拥有各自的粉丝团体,也开始收到礼物与社交网络上甜蜜的告白。


通告采访见面会与第二季的拍摄使他们每天都得黏在一起,也不知道该说是疲劳还是幸运。公司知道粉丝们想看什么,镁光灯下他与Singto每一个对视每一次接触、每一点他们细心藏好的情感都会在之后被粉丝定格放大,配之以煽情的文案,再按照设计公之于众。


虽然他们在帷幕后作为恋人牵手接吻,说着各自听到的有趣笑话,走上舞台前还可以勾起手指匆匆相拥。可在世界前,在充满光亮苍白透明的一面里,他们被定性为无法越界的兄弟好友,在假装了解他们的人眼中,只能够拥有宣传期时限的爱情。


所以那几张突然流露的亲昵照片无疑是平静潭水中的一粒石子,泛起浅淡的涟漪沉到底,本以为会与这潭水融为一体,却没想它突然成了火种,在海面下荒芜的森林燃起翻覆天地的火。


要做什么呢?


要否认。


否认到什么程度?


到你们自己都相信你们没有相爱过。


“我们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Kit是我要宠着的弟弟。”


所以在节目上他看着Singto这样笑着说,声音疲惫而低哑,目光中再也没有曾经璀璨绚烂的启明晨星。离开时他们分走两边,Krist突然捂着心口靠在员工通道的黑暗中大口喘息,热流涌向眼眶,他想强迫自己露出粉丝喜欢的甜软微笑,却只能为了忍住眼泪而紧攥着拳直至骨节泛白。


“我还是像以前一样爱你。”


他在终于能够笑着走出来面对等在门外的粉丝时收到了Singto的短讯。他不记得那是两人中谁先说过的话了,他只知道每一个字符都像锈了的钝刃在剐蹭他的心脏,感染了破伤风,剖挖出来摆在面前,要他亲眼看着鲜血直流。


Krist指尖颤抖得几乎拿不住手机,却决绝地选择将联系人删除。


“可我不能和P'Sing相爱到十恶不赦的地步。”


他最后一句这样回复。


不明所以,违心又嘴硬。




4.



Krist在准备离开去完成学业之前最后一个工作是一部电影。


Singto拍的,作为导演身份的第一部作品。夜里三点发了邮件给他,言辞恳切又礼貌,指名要他做男主角。


他还是和Singto演情侣,或者说、一个看上去只是单方面被喜欢的人。不明白自己的心情与爱意,只好周旋着畏首畏尾小心翼翼。


Krist印象最深的那一幕是Singto为他系领带,穿着相同的黑色礼服,低着头时发稍就停留在Singto的鼻尖,领带被轻柔缱绻地从他颈间绕过,身体贴近到他能看清Singto颤抖的指尖。


他无法分清Singto是在戏中还是戏外,那种情绪使他想起他们仍相爱时无数次地相视而笑,酸涩感堵住胸口与喉咙,勒得他喘不过气。而对方只是像以往那样笑着,声线低哑又温柔地说:“我在参与你的婚礼。”


那是Krist最后一场杀青戏,结束后他匆匆逃开,本该装着道具戒指的浅蓝色盒子掉到地板上,发出了不应出现的清脆声响。


Singto突然想到什么一样怔住半晌,然后不可置信地蹲下来。他触碰到道具首饰盒的指尖在无措地颤抖,使这样简单的动作犹如拾起燃烧的炭火一样艰难。


他站在教堂布景中交换誓言时Krist曾站过的位置,拆开白色绸带,直到银白的指环停留在他的掌心。那应该曾与他的是一对,刻着繁复优美的花纹,带着穿透所有浮躁烟尘般的沉静柔和,又沉重得像Krist曾全然热衷时交给他的心脏。


“没关系,没关系,我还是像以前一样爱你。”


指环在烧灼他的掌心。



电影首映的那天Krist没有出现,他站在素万那普国际机场中,飞往中国的机票在他的上衣口袋里。


“因为你在所以我觉得这个世界很好。”


Krist发了最后一条INS,然后将手机关机。在等待登机时他的目光艰涩的地胶着在大理石地面的一块光斑上,日影转过圆周弧度,明明灭灭,蒙着一层暗灰,并不算刺目,却仍晃的他眼睛生疼。


他等到最后两分钟,气喘吁吁跑来的Singto终于拽着他的衣袖将他扯进怀里,用力到不容逃离。


Singto说:“等等我吧。”


他如释重负地长舒一口气,说:“好。”




5.



他们等到了,尽管稍迟了一些。


Singto从他工作的杂志社写字楼走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四月夏季正午的这条街道少有行人,在日光倾泻斑驳明暗的倒影里,Krist坐在那挠挠下巴,微微仰起下颌四处张望。日光在他的眼底揉成碎金,瞳仁呈现出一种晶莹的褐色,神色慵懒而灵动的,有些像长着软肉的大只橘猫。


他喊:“Kit——”


然后他看着Krist的视线找到他,咧嘴笑着向他挥手,也不晃他那两条撩得人心痒的小白腿了,扶着椅背跳下来,拎着两人的午饭步伐轻快地向他走过来。


他等到Krist在面前站定,赶在他开口之前说:“闭眼睛,张开嘴巴。”


“干嘛啊?”Kit一怔,又嘟嘟囔囔将手上提着的食物袋子都换到同一边。用空出来的左手揉揉眼睛,揉揉额前翘起来的头毛。最后还是一副听话又乖巧样子地阖起眼睛,咂咂嘴吸吸鼻子说:“这动作好傻……”


他的抱怨还没来得及全部融进三十四度的空气,一勺几乎要满溢出来的芒果炼乳冰沙就清爽而酸甜浓郁地化在了他的舌尖。果肉果酱的味道柔软温和地蔓延开,沿着喉咙甜进肺腑。——与此同时还有对方凑过来的、藏着笑意的双唇相贴,一个日光下干净得毫无杂质,仅仅只包含着Singto心脏中全部虔诚而爱意温存的吻。


“……冰沙都要化掉了!”


他们分开时Krist摸摸鼻尖,含糊着甜软尾音黏黏糊糊地抱怨,“P'Sing你好慢啊,在这里等着又累又热又饿又困——哦咿不要笑啊P'Sing,回家回家。”


“给你吃,东西我来拎。”


Singto将冰沙递给他,又从善如流地接过午饭袋子牵起Krist空着的左手,掌心相对十指交缠。然后他好笑地看着对方虽然别别扭扭地抱怨着“一只手怎么吃冰沙”,却将他的手攥得更紧。



“要不要买点水果回去?P'Sing我想吃芒果椰子小菠萝。”


“好,我们下午去逛超市。”


“那先回家吃饭!”


“嗷,你还饿吗?袋子里面是少了一个三明治吧。”


“……对了,我昨天看了P'Off的新剧。”


“别转移话题啊Kit。”



他们生活在曼谷普通的居民区,做着平淡的工作,偶尔和三五好友到酒馆喝酒,周末到超市采购,Singto也会将Krist偷偷放进购物车的两桶冰淇淋其中之一放回原位。吵吵闹闹腻腻歪歪的,像这个城市中不过最普通的一对情侣。


距离他们当年决定向面前布满荆棘的世界宣告相爱,已经又过去七年了。


他们很好,时光悠长。






                             end.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听着bgm写到泪目我可能是太zqsg了。


如您所见,最平淡的一篇,没有冲突矛盾,流水账一样的叙述,不过我想那也许会是十四年后生活的样子。


这一篇、特指part.1中的Kit是就我而言最可爱最好看的Kit,我热衷这种沙金色午后,全然不顾形象的日常感,好像全世界的日光都融进他的血液,耀眼又不刺目,整个人都暖融融的感觉。


谁都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那就等吧,不管有没有这样一天,至少现在还在一起,就趁现在继续热爱好了。


所以今天也在认真的求反馈,鞠躬♡


三月的最后一篇啦,承蒙不弃,谢谢一直以来的支持,有你们这样认真可爱的读者是我的荣幸。


那么,四月见♡

评论

热度(554)

  1. kkw与东boy的迷妹俞观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