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w与东boy的迷妹

请把爱心小蓝手给辛苦码文的原作者,谢谢

【楼诚】你好,梁同学(十一)

柳伯:

一夜春风过去,学校里哪哪都是拖着行李的学生。郭骑云推门吆喝一声我回来了就蹲地上翻皮箱,掏出好些火腿肉饼辣椒酱,两手抱着往明诚的书桌上码。


明诚举个晾衣杆正收衣服,回头见郭骑云从自己桌上拿起本高考模拟卷。明诚也没打算瞒着,实话实说给明教授的弟弟补课呢。


郭骑云哦了一声没说什么,倒是梁仲春脖子上挂着耳机从帘子里探出脑袋:“为什么找你啊?”郭骑云乐呵呵地接话:“你在啊,也没个动静。”


“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梁仲春唬他,又朝着明诚道:“阿诚我问你话呢。”


明诚弓着腰在床边叠衣服:“大概是看我长得帅吧。”


梁仲春朝他后背啧了一声:“这不废话吗,谁不知道你是化工一枝花……”见明诚回头瞪他,又笑嘻嘻的:“我意思是咱俩那事……明教授知道吗?”


“人家一开始就知道。”


梁仲春眯着眼睛琢磨了一会儿:“想不到啊,明教授还真是大人大量!”


郭骑云把给梁仲春的那份粮食拎给他,又简单拾掇一下,背着笔记本走了,他约了女朋友吃午饭,然后去图书馆一起选课——就在返校前一天,我们执着的郭同学终于感动了分他葡萄软糖吃的姑娘,成功地脱离了单身狗的队伍。


梁仲春给他盖了章:傻人有傻福。


郭骑云出门不久,寝室里这俩也各自开了电脑。


选课这事,不同的人要求不一样。郭骑云最看重授课老师的水准,梁仲春在乎旁边坐的是不是美女,而对于明诚来说,有两点:平时少点名,考试别闭卷。其它都无所谓。


时间一到鼠标乱响,狂刷了十几回网页,梁仲春长吁口气,嘚瑟地把笔记本一扣,下床去看明诚的,边看还边念:“俄罗斯社会与文化......这什么玩意?民国史.......这课有人上吗.......”看到周五那栏,梁仲春眉毛一挑,颇为感慨地拍拍明诚的肩膀:“这还靠点谱,人在屋檐下嘛,得这样。”


梁仲春十分欣慰,明诚这小子平时油盐不进的,关键时刻也知道给金主拍马屁了。


明诚本来只想试一试,毕竟明楼的课不容易抢,所以当明楼这俩字真蹦进他课表里时,他自己也着实悚了一下。


好在这点不适感马上被梁仲春的歪批给安抚住了——拍马屁这套说辞既纯粹,又高尚,深得他意。明诚长叹口气以示苦大仇深,揣了饭卡招呼梁仲春吃饭去。


刚出宿舍楼,梁仲春哎呀一声,明诚也跟着停了脚步,隔着熙攘热闹的小路,他看见了邮局门口的明教授。


梁仲春发自肺腑地感叹:“真他妈尤物啊。”


明诚一怔,然后反应过来他指的是明教授对面那人。他对面是个姑娘,唇红齿白,长发如云,身材也凹凸有致,确实比一般女大学生成熟漂亮些。


明诚问:“那谁啊?”


“汪曼春呐,汪曼春你不认识?”


明诚摇头:“你女神?”


“我不好这口,远观就得了。人家是汪校长的亲侄女,成绩又好,保送的研究生,毕业以后八成也是要留校的。”


汪曼春,明诚默念了一遍这名字,她望着明楼的那双眼睛,倒像是含着一汪明媚春光。


梁仲春的化学实验从来做不对,八卦倒记得准,明诚难得没打断,听他唠唠叨叨讲了一路的坊间传说。说是因为汪校长的关系,汪曼春和明楼老早就认识了,明楼出国留学前俩人还好了一阵,后来也不知是谁家老人给搅黄了。买卖不成仁义在,分手了也还师哥师妹的叫着,现在俩人都单着,没准还有戏。


明诚问为什么家里不同意,梁仲春也说不清,就说大户人家嘛,门槛高,讲究多,然后开始胡诌:没准是星座不合?


这顿饭明诚吃得没味道,土豆炖排骨竟然剩了排骨,临走时候全让梁仲春拣他碗里去了。


回来时,那俩人早就不在那了。


梁仲春吃得挺撑,一进寝室见郭骑云对着电脑眉头紧锁,关切了两句:“呦呵,这么快就让人踹啦。”


郭骑云撸了袖子说我今天非教育教育你这破嘴,褪了袜子团个团就往梁仲春脸上比划。梁仲春一看不好扭身就跑,郭骑云追着撵。


过了会儿,郭骑云心满意足地回来了,梁仲春跟在后面,呸呸啐吐沫。


明诚想笑,结果嗓子眼紧绷绷的,一张嘴反倒叹了口气。明诚心里咯噔一下:被踹的又不是你你叹什么气。


其实郭骑云也没被踹,他愁的是他女朋友选明教授的课没选上,她们寝室就她没选上。小姑娘倒没在意,郭骑云怕她落单。


明诚喝了几口白开水,又默了几秒,终于笑了出来:“多大点事,等半夜人少了,我退掉,你帮她选上不就得了。”


一句话把郭骑云感动得够呛,晚上非拽着明诚出去吃了顿呷哺呷哺。火锅的确是个好东西,肉啊菜啊又麻又辣涮上一锅,明诚的心情也汗津津地爽利起来。


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明诚盯着课表上空出来的一行愣了会儿神,关了电脑出门打工了。反正明天才截止,到时候看剩什么随便来一个得了。


晚上明诚正洗漱,郭骑云跑进了水房:“电话!响半天了。”明诚示意他放边上,稳稳当当擦干了手才按下了接通。


就听电话里面阴沉沉地兴师问罪:“怎么这么久才接?”


明诚一手端着盆,拿肩膀顶开寝室的门:“啊。您找我有事?”


“出来陪我吃个宵夜。”


“不饿啊。”明诚说着,坐在电脑前点开了选课平台:“而且,我这还有点事。”


“大半夜你有什么事?忙着选课,再退课?”


明诚点着鼠标的手指一顿,心里骂了声流氓。


流氓叹了口气,再开口时声音依然威严,又透着点郁闷:“我教选修以来,还是头一次被人退课。我今天想着这事,晚饭也没吃好,我想我需要某些人解释一下自己的心路历程。”


明诚扔了鼠标。无赖么这不是。


半个小时之后,明诚在西门的那家居酒屋里见到了正在点菜的流氓无赖。他大咧咧地坐下来,开门见山将他如何助人为乐前前后后讲了一遍。


明楼听完点点头:“所以,一顿火锅你就把我给卖了?”


明诚百口莫辩,索性笑道:“一顿火锅,也说明您有价值。”


“照你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替我实现了价值。”


反正要被揶揄一通,明诚干脆蹬鼻子上脸:“您那课我都听过了,我积极学习新知识,您应该表扬我才对。”


“还表扬?”明楼笑着摇了摇头:“想让我夸你,以后做决定之前,先动动脑子。”


“我怎么没动……”


明诚话没说完便叫明楼截断了,明教授郑重地放了筷子,直直地盯着明诚的眼睛:“首先,名额这事,我还是说了算的。”


“其次,你如果来上课,我可以保证,我讲的都是你没听过的。”


“再次,”见明诚瞪着俩大眼睛不吭声了,明楼没绷住笑了出来,低头推给他一只汤碗。


“再次,给你点了碗核桃丸子汤,补补。”


说着,食指轻轻叩了叩太阳穴。




梁仲春在西门买了一兜小串串,进门听见明诚那头有动静便走了过去:“你哼歌呢?”


明诚靠着床头刷手机,头也不抬道:“你听错了。”


梁仲春狐疑地转过身,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凑过来笑得一脸淫邪:“对了,明教授有没有妹妹什么的?”


“你想干嘛?”明诚这才放下手机。


“我可以给她补习啊,免费!包教包会!”


 “没有,就算有——”明诚哼笑一声,抬手在梁仲春的那张色员外脸上拍了一拍:“也轮不到你啊。”


“哎,我怎么了?怎么就轮不到我了?!”


郭骑云刚跟女朋友打完电话,躺在床上听着屋里那俩人你一言我一语,为了个莫须有的妹子呛半宿,笑着打了个哈欠,感觉谈恋爱特幸福。



评论

热度(1249)